#每头种牛价值2万多美金 我自己也身价百万 

  离开惠灵顿那家机械厂时,同事们都感到很吃惊。尤其听说我要到旺格努伊当"新农民",他们都说我疯了,老板了解我过去的工作情况后,也百般挽留,并说如果我愿意继续当秘书,他可以考虑加薪。

  我最终还是提着两个皮箱走了。不过并没有去奎尔先生的农庄,因为我还没有当"新农民"的资格,而是去了新西兰农业科研水平极高的梅西大学。当时我打听到该校每年招收一批一年制的专修科学员,且颁发政府承认的学历证明书,从各方面讲,我觉得该校都很适合自己。于是当即就报名,提供了公证文书和相关资料,交纳了学费后,被准予学习。

  新西兰的农牧业十分发达,由于土地肥沃、阳光充足,蔬菜长势十分好。离开学还有一个月,我就到奎尔先生的菜园去帮忙了。他的菜园有4位工人,他们分别承担施肥、采撷等工作,另有2位工人负责装箱和运输。虽然人很少,但产量不低。这些蔬菜都是绿色植物,那外形漂亮的纸箱,标志着蔬菜的品质。可以说,奎尔的菜园是名副其实的产品加工场。

  当时我看到四季豆、黄瓜、空心菜、西兰花、西红柿等几十个品种。奎尔先生说这些蔬菜,有的从中国引进优良品种,有的从荷兰、美国进口,由于阳光充足,气候温润,这里的植物生长期短,不需要暖房保湿,大大节约了种植成本,在与国际市场竞争中十分有利。

  我带着奎尔先生传授的知识和经验跨进了梅西大学的校门。我的心情难以言喻。好像在做梦一样,我感到命运对我如此青睐。

  梅西大学为学生开设了农场管理、作物生产、畜牧饲养、营销战略等课程。那年2月放假时,我被安排去农场从事生产实践。我了解到新西兰农业人才短缺,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应该抓住这次机遇,奋发努力。

  在两个月的假期里,我与奎尔一起,利用我学到的农场管理知识,试着对他的菜园进行科学实验。从种子的选择,到营销策划,我不仅提出了一整套科学方略,还提供了一些实际操作方法。奎尔每天像学生一样认真听我讲课,从他闪亮的眸子里我感到了知识的力量。

  一天早上,奎尔先生汗涔涔地向我走来,激动地说:"安安小姐,昨晚我想了一夜,决定今早就把菜园交给你管理。我没有念过什么书,全凭自己的经验,我感到自己快被淘汰了。你行,我放心,好好干吧!"

  在奎尔先生的鼓励下,我豁出去了。平时,除了上课,我就把他的菜园当作自己的实验基地。我从上海农科院邮购了一些菜种子,精心培育。我嫁接的果蔬ML3号被学校评为优良品种, 我的毕业论文《论蔬菜的培育和改良》也获得了"优胜"。

  2000年8月,我拿到了梅西大学的专科毕业证书,经过申请,获得了"新农民"的称号。我感到万分自豪,不亚于当工人时获得"生产能手"称号时的激动心情。

  远在中国的父亲分享着我的喜悦,他在电话中激动地说:"孩子,祝贺你成为新西兰的'新农民'。"我感到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撑我向前,有了父亲的祝福,什么困难我都能克服,什么苦都敢尝。

  奎尔菜园里的机械化程度很高,但与经销商的协作不够密切,客观上造成营销滞后,于是我招聘了两位管理人员搞市场营销,扩大市场占有率。但是,与管理人员签订的合约在奎尔那儿却遭到了训斥。他认为专门雇用两个人搞销售,对这个小菜园来说太奢侈了,要我放弃这个决定。

  我当即表示:"若菜农再这样单个涉足市场,必然引起管理无序、恶性竞争。我希望各个菜园主握成一个拳头一致对外,创造整体品牌。我招聘两位营销员的目的是抓住市场,统一筹划,对一部分菜园主进行规范管理,走合作化大统一的道路。"

  奎尔先生听罢我的解释,脸上一红,后悔对我发脾气。他诚恳地说:"安安小姐,对不起。你太了不起了,我三辈子也悟不出这个门道啊!"

  奎尔的邻居科尔,因为没有好的营销,他的地产量一直在递减。我于是向科尔提出联合营销的战略,我们很快谈妥了合作意向。有了初次成功的经验,我开始把网撒向周边农场。在我的努力下,我的合作伙伴发展到二十几个。

  2002年10月,以我为董事长的新西兰Zeprl 菜园集团公司成立,奎尔也成为公司的大股东。我统一管理26个菜园,集团共有10辆卡车,每天将产品发往机场、码头和城市中心区。这时的奎尔先生整天精神焕发,展望公司的美好前景,他感叹:"没有你,我只是一个小菜农啊。"

  去年,在奎尔先生的别墅旁边,他以我的名义新造了一幢二层楼的小别墅,他说这是为了报答我。两年多来,我放弃了休闲,一直住在临时借来的破木屋里。奎尔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的关心,让我下决心不惜任何代价,努力再努力。到2003年12月,公司的营销出现了300%的增长,早上还在田里的蔬菜,晚上已送到另一个国家的餐桌上,我们的蔬菜还远销欧洲的5个国家。

  我们的公司还办了一个现代化的种牛场。这里的通风、日夜温差、季节温差、光照控制等,全部都是自动化管理,牛群每天还有几小时的集体户外活动,以保证种牛的特性不致在人造环境中过早退化。与普通饲养不同的是,这里每头种牛都有一个单独的栏区,饲料和水都是由电子自动化装置控制,定时倾入食槽中,栏内场地也会被自动冲洗。而且,每头牛的耳朵上都有一个塑料耳环,耳环上有条形码和编号。编号是用来做防疫记录和避免近亲繁殖等用的。每头牛都各自有一份反映身份和健康的档案,无论被卖到哪里,档案都跟着牛一起走。说起种牛的价格,也许会让外行吓一跳,每头种牛价值2万多美金。英国、加拿大和南非等国,都曾买过这里的种牛。

  到新西兰4年多,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我挣了大概100多万美金,在积累财富的同时,我更看到了自身的价值。

  我钟情于在新西兰当农民,真的。

----end;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Jack Liu博客,本文地址://www.jack-liu.com/post-323.html

1 2 3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