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去年一家移民加拿大。其实,他家早就该登陆了,只是舍不得国内的工作,一拖再拖,眼看期限已近,在最后三个月,他们终于来到了加拿大。

  昨天见面,我很想听听这一年来她的感受。我已想好一大堆话等着应和她。结果让我大失所望,大感意外。她的情绪很低,她甚至有想回国的打算。我问:孩子在学校不愉快?她说,孩子很喜欢这里。老公事业不顺?她说,老公基本没有语言障碍,生物博士,现在药品研究机构。我又问,那就是他有外遇了?我想只有这三件事的其中一样出现,才会让人心情不舒畅。她笑了笑:他一天忙到晚,那有时间去外遇。然后叹口气说:唉,可能是我自寻烦恼吧。最后朋友说出了理由:"受不了中国人的欺负。"我真是哭笑不得,但细想,这的的确确让人心烦意乱,心感郁闷,我想大多数新移民或多或少都体会过。我自己就有亲身经历,只是我这人没心没肺,事后忘得快而已。在外国受自己人欺负,这也算是中国特色吧。

点击查看原图

  事情是这样,朋友在国内是中学化学老师,也算中年了,英语程度大家都知道的,永远是国人的弱项。朋友来这也去上过几个月的英语班,但又耐不住寂寞,还是想找点事做,也想体会一下加国的就业市场。于是通过中介加入到打工一族。因语言问题,只能找国人中介,也就是从51上找。那么工作地点肯定是中国人多了,朋友当时还天真地想,自己国家的人一起工作,可以互相帮助,所以兴冲冲地买了安全鞋,然后她就遇到如下的事了。

  她去的厂都是女工多的厂,所以中国女人也多。她说。她们对新来的很不友好,新来乍到,不懂就问,这很正常,可对方是爱理不理,象是欠了她钱似的,拉长个脸;而在老外(无论黑白,印巴,中东,非洲等)面前立马笑逐颜开,有问必答,没问也主动答,老外一走,又晴转阴。工作中,对她指手划脚,这也不是那也不顺;多问一下,就耍脾气,有时嘴上还骂:什么都做不来,不如在家呆着。老外工人来请帮忙,跑得屁颠屁颠的,恨不得把所有事揽下来……

  我说,不行就换个厂。她说:现在那里还有固定工啊。这大半年已换了四,五个企业,只要是中国人多的厂,都差不多,当然也有个别友善的。我开玩笑地说:"那你就对她们多点小恩小惠,熬过一段时间,你慢慢就融入她们的圈子,到时你也可以给新来的人看脸色了。"呵呵!

  我谈了我的经验,我也在中国人多的地方打过工,也受到过冷眼和白眼,好在我这人吃软不吃硬,你白眼,我也白眼;你装着没听见,我也不会答理你。有什么我问管工,好在管工多办是非中国人,顺便还练了口语。并且我还有点阿Q,希望我说出来没有地域歧视之嫌。我对她说,我发现真正喜欢拉长脸的是那些从中国小地方或农村过来的,尤其是沿海的。而大城市来的学历高的要好相处些。但高学历的在厂里都干不长,不是读书就是另寻出路,留下来的也就是这些不可能有什么更多作为的人了,她们就占着时间长,欺负一下新来的国人以满足一下虚荣心。所以,当时我打工时,一想到不跟这些低素质人一般见识,心情一下舒坦了不少。我对朋友说,.试试我这方法。大家都不容易,别放在心上。

  我建议她去老外中介试试。我曾经就是不想呆在国人圈,一来想自己语言提高快点,二来不想有过多的人际交往,更不想也不可能在这个圈子里能交到朋友。所以我索性去全西人厂打工,在那里偶尔看到有中国人面孔,我们都主动招呼,一说起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最后居然还成了知心朋友。这也算是一大收获。

  为什么有些中国人总是不待见自己人?这不仅表现在打工中的欺生。在华人超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10元以内不得用debit card 付款,我们大家都遵守,有时身上没现金,不得不多买。但有一次,我看到一位白人用debit card付了$8元多的食物,我想,可能现在政策变了,于是也不用多买不需要的。可当我付款时,cashier说,没现金你得买满十元,我说,刚才那个老外都是用卡付的不到十元的款,为什么我不能?她没表情地说:这是店里规定,不买就让下一位。我还真是无话可说了,只好灰溜溜地空手而出。想争辩都没有对手。她那不理不采比跟你吵架还让人难受。这就是我们某些国人的嘴脸。

  我还领教过国人的心狠手辣和贪婪。一次下雪天送小孩上学,行人多车多,学校有老师在维持交通秩序。当我开出学校临时停车弯道,进入主路,突然前面车一个急刹车,路太滑,我没完全停稳车,我的车轻轻地碰到了他的车后。这时一个说广东话的男人下来了,他要我出示驾照和保险号,我是乖乖递上,然后他说,是私了还是报警。我说,你说呢。这时我也下车,并查看情况,他的车后杠只有很轻的刮痕,因为大家的车速都很慢。我稍微放心了,这时一个老师过来说,你们开到路边谈吧,

  我们按她的指示,开到路边。这个广东男人说,我还要上班,你说怎么办吧。我说:只有一点小刮痕,你想怎么样?我有点怕了。这时那个维持秩序的老师走来了,看了看情况安慰我说:没问题。然后写了个电话给我说,如果需要,她可作证。于是我上车了。这时,男人挡住我说,那报警吧。老师本来都离开了,这时又返回来跟男人说,你的车很好,这点刮伤也不用修。男人点头哈腰,I know, I know. Thank you. 然后看到老师走远,又转向我说:我跟单位打个电话,我们去修理店看他们怎么说吧。我想这点事即使赔钱也最多几十元吧,还是不报警,否则明年保险费要涨。我那时不懂,只想早点摆脱麻烦。

  我跟着他到了一个同样广东口音的汽车修理店,老板看了看说:300元。我吓了一跳说,不可能吧。老板又说:这个杠要换掉。我说没必要啊,就一点刮痕,而且这个车也很旧了,其他地方的刮痕比这个还厉害,然后我指着车身上的一条痕迹说。男人说,好吧,你不赔,我们就报警吧。我是真的不知所措了。最后想到"舍财免灾"四个字,我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跟这些人耗下去了,反正三百元又富不了他们。我说我没现金,男人说我陪你去取。最后我取出钱,交给他说,随便你怎么办,我没时间陪你玩了。但你必需写个收条,注明此事已了。我是怕他再缠上我。男人爽快照办。我拿过收条开车离去,至于他修不修这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后少跟这类人来往。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