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小病自掏腰包 大病国家全包——体验新西兰的医疗保险制度

  一个人一生难免会患各种各样的疾病,尤其是到了老年更会病魔缠身,我们在新西兰居住了十余年,看医治病也是少不了的,所以亲身体验到新西兰的医疗保险制度与中国的大不相同。当然我们体验到的也不可能是全部,只是我们亲身的经历和所见所闻。

遍布社区的家庭医疗诊所

  在新西兰治病,不管什么病都要到社区的家庭医疗中心去就诊,家庭医生能治的病就开药治疗;家庭医生治不了的病或疑难杂症,由家庭医生转至国家医院或专科诊所去治疗。家庭医生是全科医生,由于每个病人基本上是固定由一个医生看病,所以家庭医生对病人的健康状况相当熟悉,看病都比较对症下药,效果很好。例如为我们看病的是一个德国裔女医生,她一看我夫人的膝关节,就诊断已经不能用药物治疗,必须置换人工关节,立即打报告给医管局,要求安排到国家医院去做手术,医管局也按照她的报告批准了这只医案。

  家庭医疗中心,一般是由几个全科医生和几个注册护士及雇员组成,只有小型的医疗用具,没有大型的治疗器械,医生看病基本上是凴临床经验和化验结果。家庭医疗中心的经费主要收取病人的挂号费,国家也有一些补贴,挂号费各诊所不统一,有收费高的,也有收费低的。我们所在地区的家庭医疗中心的挂号费是属于高的,目前是每次$75纽币(按1:5汇率计算,相当于人民币375元)。收费低的诊所有$30—40纽币的。如果不看医生只要护士按医生先前的处方开药方,每次收费$20纽币左右。要护士量血压每次收费$10纽币。

低收入家庭看家庭医生国家也有不少补贴

  在新西兰凡低收入的家庭(由政府按照家庭人口多少不同的收入上限来确定),可以申请Community card(社区服务卡),当地人称为穷人卡。按卡注册的病人,目前国家补贴老年人挂号费$30纽币,其他年龄段的病人,也可凭卡得到不同数额的补贴。妇女分娩在家庭医疗中心和国家医院都是免费的。六岁以下儿童医疗费用也是免费的。

  在新西兰是看病和配药是分开的,在社区医疗中心旁差不多都有药房。有社区服务卡的病人用药,一般的常用处方药,不管原价多少,每次每只药收费$3纽币,例如高血压药医生每次处方三个月,这三个月的药每只药只收$3纽币。如果是用1—2天的药也是$3纽币。非处方药和不列入补贴范围的药品要自己付全额药费。一个持有社区服务卡的家庭,一年内医生开出20只药以后,在第21只药之后就不用付费了。一个领养老金或失业救济金等福利费的病人,如一年看病超过12次以上,也可以向工作和收人局申请医药补贴,每星期可得几纽币到几十纽币不等的补贴。所以在新西兰只有收入较高的家庭看家庭医生,要全部自己掏腰包;收入较低的家庭看家庭医生虽然自己也要掏腰包,但国家的补贴也不少。

  这里的家庭医生都很认真,他们都按病情和医疗需要开药和开化验单,抗生素一般只开七天,有的只开二,三天,几乎绝对不会答应病人自己提出要求开另外什么药或化验,这样一般不会发生滥开药的现象。

  但这种制度也有缺陷,由于医生不太肯听病人的意见,有时会误诊或延迟治疗。我们有一个朋友,回国时查出肝脏主动脉弯曲,但这里的家庭医生认为是心脏病,不肯给予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最后因肝脏动脉血管瘤爆破大出血而死亡(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换一个家庭医生)。这个例子说明家庭医生医疗制度也有不足的地方。 

免费的医疗化验制度

  新西兰全国的医疗化验,除国家办的公共医院外,都采取招标办法,由一家医疗化验公司承包,费用由国家按承包合同支付。家庭医生认为需要进行医疗化验,开出化验单由病人到设置在社区的化验站化验,病人不需要付费。化验结果电传到家庭医生,有问题的由家庭医生通知病人复诊,没有问题的不再通知复诊。如果病人想了解化验结果,也可到家庭医疗中心去查询。因治疗需要定期跟踪化验的,也由家庭医生发信通知前去化验。我夫人高血压,用药需要跟踪化验,一般一年一次,中途要求医生开化验单,一般也不会答应,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对于拍X光片,做B超,拍CT,做核磁共振等医疗仪器的检查,如医疗需要,家庭医生也会打报告给地区医管局转到国家医院。我夫人膝关节病变不能走路,医管局首先安排拍X光片确定病情,费用由国家支付。这种检查如果本人要求或者要求立即检查,家庭医生也会开出检查单到私人诊所或私营公助的急诊诊所去做检查,但费用要自理。

费用全包的国家公立医院

  由家庭医生转诊并经地区医管局批准,到公立医院治疗的,不管是门诊还是住院治疗的费用,全部由国家报销,医院按核准的计划开展医疗服务。我本人因病态竇房结综合症在国内安装了美国产的心脏起搏器,费用4万5千元人民币,全部自己负责。移民新西兰第十年,因内存电池即将耗尽,去看家庭医生,由他们将我转诊至国家医院心脏科检查,起先是三个月一次,发现电压下降后改为一个月一次,并诊断需要更换心脏起搏器。等待三个月后就接到由门诊更换心脏起搏器手术的通知。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更换手术和观察,在老的心脏起搏器使用了十一年半之后换上了新的心脏起搏器。这次我只化了$50纽币的家庭医生挂号费,其他的检查费,门诊手术费和新的心脏起搏器的费用全部由医院报销。

  我夫人在北岸医院骨科病房进行了膝关节置换人造关节,手术费,药费和理疗费,住院费及伙食费,全部由国家承担,病人不化一分钱。出院时只花了$30纽币,租用一副拐杖(归还时可退钱)。但出院以后到家庭医疗中心去换药或治疗并发症则要自己付钱。所以新西兰居民对于患了重病不会担心医疗费用的问题。

  但是居民患病麻烦的是转到国家医院就诊时的排队等候,由于医疗费医疗资源的不足,许多病人需要很长时间排队等候入院治疗,尤其是那些患癌症的病人由于占用病床时间长,病床不足,要入院治疗时,往往要等上一,二年长的时间,甚至更长一些。有些病人接到入院治病通知时已到病危阶段,有的已经不在人世了。有时这里临产的孕妇比较集中时,产科病床不够,也会转到澳大利亚的医院去临产。

  在国家医院治病时,这里的辅助医疗服务也是相当好的,尤其是对待老年病人,他们的服务非常周到,在国内简直不可想像。病人在入院治疗时,医院的社区和老年人服务中心就会前来询问需要什么服务,包括是否需要在回家后帮助洗澡,烧饭,打扫卫生,甚至免费提供老年人的用品,如轮椅,马桶靠手,淋浴凳,以至填高沙发的木架等等。如果老年病人是单身,还会派人到家陪夜服务,直至康复。膝关节手术置换人造关节后的重要的一环是需要在理疗师的指导下进行锻炼,拉松韧带。我夫人年纪大,也由社区和老年人服务中心派出专业理疗师上门服务,每周一次,共六次,都是免费服务。

  新西兰是一个移民国家,族裔较多,相当多的新移民不通英语,所以公立医院都有翻译科,不通英语的病人可以要求配翻译,这种翻译也是免费的(医院要付给翻译每小时$80纽币)。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