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此次提案中的决定,将使得大约有28000名低技能移民工人具备担保其配偶与子女一起到新西兰生活的仅利!这一决定实际上是克服了其他移民国家只从经济和利益角度出发而制定移民政策的一惯做法,尤其是在目前全球反移民浪潮的特殊时期,是不容易的;联合政府如果想要继续将新西兰打造为一个能够引以为傲的移民国家,继续坚持老一辈的传统是非常必要的,否则就是一纸空谈。

值得注意的是,低技能移民的配偶只能获得访问签证,而不是工作签证,如果需要工作的话,则需要有雇主担保并且将需要通过本次提案中的工签审理“三重门”程序。

此次提案中,移民部长还建议重新审查低技能移民的“停工期”,如前文中提到低技能移民在新西兰连续工作3年后,就有一个必须离开新西兰至少12个月的“停工期”。本届政府认同停工期将有利于帮助低技能移民合理评估定居新西兰的期望值;并且停工期的存在将有利于减少移民被剥削的可能;但政府同时还注意到停工期的存在并不被雇主所支持。目前的情况是INZ并没有进一步的建议,希望通过咨询程序来确定有关停工期的改进方法。

#改革重点(10)——采用区域化紧缺清单取代现有的全国性紧缺清单

新西兰为了缓解人才短缺压力,满足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新西兰政府根据劳动力市场的统计数据,定义了一个重要技能需求清单(Essential Skills in Demand Lists, ESID),ESID一共包含三类:

  • Long Term Skill Shortage List (LTSSL)长期技能短缺清单
  • Immediate Skill Shortage List (ISSL)临时紧缺 技能清单
  • The Canterbury Skill Shortage List (CSSL)坎特伯雷技能短缺清单

根据现有的政策,ESID清单下的职位在申请工签时是不需要做劳动力市场测试的,而其中的LTSSL长期紧缺清单是可以优先移民的职位,LTSSL长期紧缺清单从以往到现在一直都是移民群体的重点关注对象。

相对于十几年前移民评分达到100分EOI就入选的时代,不少留学移民的申请人就是LTSSL长期紧缺的受宜者,因为有LTSSL的额外加分,往往不需要有job offer就能达到分数线,也就是说只要是就读紧缺移民课程,毕业后就有希望能直接申请到PR. 

而对于移民评分进入160才能入选的后移民时代来说,LTSSL虽然已经不能向以往一样没有job offer就能帮助申请人直接获得PR,但仍然非常重要,除了能提高移民评分以外,对于离岸技术移民申请人来说往往是必须的,因为新西兰并不能直接认可中国大陆地区的工作经验,而LTSSL长期紧缺职位却是能被认可的例外情况之一。

其次LTSSL一直都留有比SMC技术移民更容易移民的途径,就是上篇中介绍过的Work to Residence-(LTSSL)即长期紧缺工作转居留政策,申请人只要是年龄在55岁以下,得到一份年薪达到4.5万纽币,并且在工作满2年后,不需要考雅思就能直接申请PR了。

LTSSL每年都会重审一次,根据劳动力市场的情况对具体的职位做出调整,有些职位会被增加进来,有些则会被删除;从最近几年的趋势来看,调整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出现过最短2个月就调整一次的情况,这说明INZ越来越重视新西兰长期急需的人才,此次提案中建议采用区域化紧缺清单即Regional Skills Shortages (RSS) lists来取代现有的ESID清单,这将更好的显示出新西兰不同地区所需要的技能短缺人才,也可以为移民提供更为具体有力的就业信号。

提案中拟推出的RSS清单无论是对于国际留学生、还是对于离岸技术移民申请人、以及计划在新西兰工作的人来说都非常重要;新政后,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职位有望被添加到这个清单中来,这将为一些申请人带去新的机会。

#改革重点(12)——采用行业协议约束那些过渡依赖移民工人的行业

为了尽可能多的为新西兰人创造就业机会,同时也是为了保障那些已经合格的低技能移民工人的利益,INZ此次还提出了一个似乎是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通过行业谈判的方式,以商订协议来约束那些对低技能移民需求很高的行业,这些协议的内容包括:招聘的具体职位、可以招聘的人数上限、是否需要劳动力市场测试、雇主承诺给出的移民工人的工资和福利等等,协议将可以保障雇主在三年内招聘到足够的移民工人,而作为回报,这些行业则需要向政府承诺,不断改善生产方式,致力于培训和招聘新西兰本地人,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少对移民工人的依赖。

政府决定先从老年人护理开始、然后是奶牛养殖业、旅游酒店,这几个部门协议将在2019年中期开始,2020年1月开始生效,最后是公路货运、林业、渔业和肉类部门,这几个部门会从2020年开始谈判。

提案中还提到将会对建筑行业以及园艺/葡萄栽培行业单独进行审查。

总体上看,对于已经就业的低技能移民工人来说,未来3年还是比较有保障的,但从长远来看,政策施压将会导致这部分低技能职位的生存空间会被不断压缩;抛开政策因素,我在2年前曾提到,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大规模的智能机器人工业化应用,将会比想象中更快的的速度来取代传统的劳动力,因此对于一些低技能移民工人来说,尤其是在农业和生产部门,应该在这个时间周期内,积极参与学习培训,努力提高技能,寻求晋升更高的职位,以保障自己不会有一天被市场淘汰。

总结:

大趋势--->移民改革接近尾声

随着此次工签提案出台,个人认为新西兰移民政策改革浪潮已经接近尾声,未来市场上的焦点将会停留在父母类的家庭团聚与国际难民等议题上,前者讨论如何重启,后者则是如何争取接受更多的难民(新西兰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同,其他国家都是不要难民或者尽量少要难民,但新西兰一直都在意志坚定地努力争取尽可能多地索要难民,新西兰持续不断收紧低技能移民,也是为了将这部分配额挤出来腾给难民)。

first.. 3 4 5 6 7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