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道门:工作门(job gate)——这是针对所招聘职位的要求。移民局需要确认所招聘的职位是没有新西兰人可以代替的

工作门实质上就是保护新西兰人优先就业的一个重要关卡,具体实施时就是指劳动市场测试(labor market test,下文中简称LMT)。LMT是移民工人在新西兰就业的一个重要障碍,LMT阻止了大部分移民工人原本合适的就业机会;而对于雇主来说,LMT亦是一项低效耗时、代价高昂,且使得雇主根本无法招募到海外劳工的制度。如何去正确理解这道程序,非常非常重要。

在现行的政策中,以下第一类和第二类是免除劳动力市场测试的(no labor market test):

首先第一类是紧缺清单里的职位,因为这些职位是政府确认了全国性的或区域性的一些职位是处于紧缺状况下的,所以这部分的职缺,不需要考虑新西兰人优先就业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填补,在本地人并无法填补职缺的现实状况下,不少行业的长年都是依靠大量招聘移民来填补。

第二类是设置了高薪门槛的职位,新西兰的认可雇主(Accredited Employer)有权利针对任何职位进行全球招聘,只要是开出的年薪达到55k,就可以免除劳动力市场测试,并且移民局还给予了认可雇主特别的移民福利——工作满2年后可以给予居留权。

第三类是需要做劳动力市场测试的职位,也就是需要考虑新西兰人优先就业的招聘职位,第三类的职位又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针对ANZSCO skills level 1-3的职位,也就是中高级技能的职位,这类中高技能职位只需要雇主打14天广告,并且有尝试过招聘或培训本地人,但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本地雇员,就可以招聘外籍移民了;另一种情况是针对低技能的职位,这种是需要做完整的劳动力市场测试的,也就是除了打广告外,还要有work&income的报告,相关部门会安排新西兰本地失业人口来应聘,如果这样做都找不到合适的本地人,才能把空缺职位给移民工人。

在此次的提案中,针对上述的政策做了一些调整,主要针对在两个方面:

首先进行调整的是针对高薪门槛的职位。如上文介绍,此前只有认可雇主(Accredited Employer)在开出55k薪金的职位才能免除LMT, 提案中拟决定针对任何雇主的任何职位,只要薪水能达到国民收入的200%,即时薪$48.58或年薪$101,046,就可以免除LMT;其次是针对高级认证(Premium Accreditation)的雇主(即此前合并至此的Accredited Employer类别),时薪达到国民收入的150%,免除LMT,实质上是大幅提高了,因为目前的国民收入中位数是时薪$25, 年薪52k.

其次是移民局此次推出了区域性劳动力市场的概念。提案中针对劳动力市场测试的部分将更加依赖区域性的劳动力市场状况,这包括全国性紧缺被区域性的紧缺取代,这些紧缺职位将更广泛,至少比现在全国性的紧缺职位清单要扩充很多,这可能是个好消息;另外一些职位的劳动力市场测试将更依赖地区性的行业协会的谈判结果来决定。

总而言之,LMT就好比是一道隔离墙,阻止了新西兰“不需要”的移民工人;在这种保护本地人就业、极具排他性的政策背景下,近几年一些国民和政客长期无视这道隔离墙的存在,既不正视INZ在实践中是如何千方百计地阻扰移民工人的就业,也不听听来自工会的抱怨,张口就喊所谓“移民工人抢了新西兰人的饭碗”, 实在是睁眼说瞎话,要么就是得了臆症。

第三道门:移民门(migrant gate)——针对工签申请人的要求。对申请人的身份、健康和品行进行检查。

移民门是针对申请人的检测。有关身份、健康、品行和职业能力检测等等,和现行的政策并没有什么差别,但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提案中的这个移民门,特别新增了一个"security checks",这个地方有必要简单讨论一下。

2019年新年的时候,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会做新年致辞,我对德国总理的新年致辞印象深刻,因为默克尔没有粉饰天下太平反而提出了严肃警告:“2019年世界最大的挑战是气候变化,移民,全球恐怖主义……”。新西兰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并且今年刚好又处在开始更多接收中东难民的特殊时期,可以说是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新西兰在此次改革中针对工签特别新增了"security checks",相信也正是在这种国际大背景下提前做出的一个反应,也就是说新西兰正在未雨绸缪,开始增加国家安全方面的防御措施——不过,防御对象可能出了点问题。

1 2 3 4 5 .. last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