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以环境优美闻名于世,号称“世界最后一块净土”。热爱自然和保护环境是新西兰人的骄傲,也是新西兰的象征。

  在新西兰使馆常驻已近三年,深深为这里美丽的景色和干净的环境所折服。曾经乘船游览过位于新西兰北岛中部的陶波湖(Lake Taupo)。这个湖泊面积等同于新加坡国土面积的新西兰第一大湖,湖水清澈至极,湖光山色令人流连忘返。然而后来才听说,附近的居民仍然抗议湖水的清澈度已由原来上百米降低到目前的几十米,政府也同意增加财政拨款提高湖水的清澈度。在我们看来已经羡慕不已的清澈,在新西兰民众的眼里却是必须尽快解决的问题,差距之大真是天壤之别。

  研究新西兰的历史发现,与其他发达国家一样,新西兰人环境保护的概念不是生而有之,新西兰的环境保护也不是一帆风顺,没有逃脱先破坏后保护的宿命,也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反复过程。

  十九世纪初,以英国为首的欧洲殖民者来到新西兰之前,新西兰只有毛利人(原住民)在此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森林覆盖率达到90%以上,那才是名副其实的世外仙境。欧洲殖民者为了创建“新的家园”,大肆破坏原有的生态和地貌,开荒开矿,建设港口,发动了史无前例的“牧场革命”。他们砍伐原始森林,种植英国的草种,将新西兰51%的土地改造成牧场。为保证牛羊全年饲养,维持高产量,交替施用大量的化肥和杀草剂。更为严重的是,在100年内从世界各地引进了1000多种外来物种,严重威胁了原有物种的生存。

  这种人为改造生态地貌和过度追求经济利益的做法破坏了新西兰自然景观和生态平衡,造成本地物种的急剧减少,甚至部分灭绝。而大量施加化肥和杀虫剂导致环境污染和水土流失,超过人口十倍以上的牛羊所释放的大量有机废气造成了污染空气,并直接导致新西兰上空的臭氧层空洞的形成。殖民生态的做法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造成了生态环境的日趋恶化。

  如何协调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这个重大而严肃的问题无法回避地摆在全体新西兰人面前,引起了全社会的反思。20世纪60年代发生的“拯救马纳波里湖运动(Save Manapouri Campaign)”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场全国性环保运动,为环保意识的确立以及新西兰最终走上一条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良性循环之路奠定了基础。

  马纳波里湖(Manapouri Lake)地处新西兰南岛西南端,是南岛最深的湖泊,是新西兰最大的国家公园――峡湾国家公园(The Fiordland National Park)的重要组成部分。湖的西南面,利用湖与太平洋的落差所产生的能量修建了一座水电站。为增加水电站的发电量,政府计划提高湖的水位,但此举可能淹没湖泊沿岸及周围森林,引发周围山坡的泥石流并威胁到下游农场和居民的安全,自然景观和生态将被破坏,航行、渔业和旅游业可能受到影响。为抵制这种做法,一场“拯救马纳波里湖运动”于60年代初出现并在十多年内席卷了全国,引发了全体国民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并最终影响了政府决策。1972年,工党执政后未同意抬高水位并成立专门的监管委员会加强管理和监督,保护环境和生态。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