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奥克兰,我们一家三口挤在一间改装过的两室一厅的车库里面,每天摊开报纸有关房屋咨询的新闻广告就跃入眼帘,虽然一干朋友再三告诫现在不要买,要观望房价会降等云云,但在浙江宁波这种沿海经济发达城市生活了十多年,父母对这种房价跌涨规律再熟悉不过。几天后老爸当机立断一拍大腿告诉全家准备买房,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老妈表示全力支持顺便拉扯着我随口道:“把娃也带上,都16了该长长见识了!”此时的我喝着新西兰纯正的带有青草味的牛奶,懵懵懂懂点了点头,就这样,我展开了买房旅程。

  第一天,第一套房子,是在位于奥克兰靠西边的一个叫做Mt Albert的区半山腰上的小木屋。屋主是一对华人夫妇,外表彬彬有礼,而且特别健谈,这至少解决了我们刚到异国他乡语言障碍的问题。屋主介绍刚买这套房子一年不到,就打算换房,原因貌似是想让孩子读更好的高中。这栋房子离我们租房不远,所以我当然知道附近的Mt Albert Grammar School也算是一所不错的名校,现在想起来显然屋主有着其他的原因才想卖房。 当时爸妈来回蹦跶突然发现窗帘旁边的天花板上有块不明显的水渍,联想起报纸上关于漏水房屋的报道,顿时恍然大悟。 于是后来无论屋主怎么说得天花乱坠,房屋经纪人怎么来回夸赞,两人搭档极有默契就差上演一出儿二人转,我们互相使着眼色,默不作声得退出了这个屋子。第一次看房就这么半途夭折,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房屋经纪人的话里水太深,不能盲目相信,一切要靠自己的双眼去观察。

点击查看原图

  接下来的半个月全家人陆陆续续看了许多房子,有一套屋主是个印度人,看见屋主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其实我不是有种族歧视,但是事实是全家人进去后就给木头上都散发着的咖喱味给熏出来了,只能摇头感叹饮食的差异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其次,也有一套号称全副地700平方但一半都是及其陡峭的斜坡不能走人只能当滑梯用的,我原本还幻想了下改造成滑梯的可能性,但被父母全力否决,原因就是:太浪费地。还有一套,有虽然是两层楼但是有一层完全在马路沿下边下雨纯粹倒灌水的;更有各方面不错但是屋主要价狮子大开口半步不肯让气的老爸吹胡子瞪眼睛的。这短短的14天全人人走马观花般,足迹遍布奥克兰东南西北各个区域,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什么样的房子质量好,什么样的街道治安好,什么样的区域升值快,特别是父母,已然完全不需要房屋经纪人的解释,一套房看下来优缺点就能娓娓道来,堪比资深点评人。那段时间里看房产报上房产网已然成了家里所有人的兴趣爱好,随着看房次数的累积,停滞不前的状态让父母开始焦急了,但却又无可奈何。

  俗话说地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就在一天傍晚,我吃完饭随意翻开房产报瞥见了一个很小的卖房广告,价钱地段都还不错,老爸本不抱着太大的希望接通了电话预约看房。第二天全家人还拿到了房屋地址提前开车去看了下房。我至今仍然清楚记得当车子开进那条很幽静的小路,停靠在一棵大树下,一幢蓝瓦白墙的四四方方的小房呈现在了眼前,房子是木质的,很旧,但是很结实。台阶下有条小路直直通过花园,花园里玫瑰花的花枝穿过乳白色木质围栏的空隙像在朝着路过的行人挥手。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之前的辛苦,失望都不重要了,我们就是为这所房子而来,而她,在恰当的时间,就这么出现了。接下来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看房,检查,签约,搬家。 买房子,这件听起来似乎很复杂又劳心劳力的事情就在两天之内顺利简单得完成了。

点击查看原图

  搬进新家后,老爸惬意地坐在崭新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报纸上不停上涨的房子均价笑得合不拢嘴,老妈则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试图熟悉新买的电子炉灶顺便唠叨该给后院的树木修剪了。而我的眼睛则像相机一样自动照下并保存了这幸福的一幕在心里,且永远不会忘。

  就在那一天,我深切感受到,新西兰正式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我在这里有了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居住的地方,我可以趴在客厅的落地窗上看傍晚美丽的火烧云,透过房间的窗户观赏雨后就会出现的彩虹,那一刻,我甚至觉得,晚上坐在自家的花园里仰望星空同时忍受新西兰唯一具有杀伤性的生物:各种蚊虫的攻击,都是件幸福的事情了。

(摘自: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文/王楚楚)

1 2 3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