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保障系统

  人类社会存在以来,无数的思想家哲学家都在探寻理想的社会模式。近代资本主义制度自建立以来已经一百多年,经历了理论上现实中各种冲击。马克思说过一段尖锐的我们耳熟能详的名言:资本,从它一来到人间,每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批评了傅立叶,欧文和空想社会主义理论,提出了他理想的可以实现的社会主义模式。马克思曾预言,资本主义必将20世纪彻底毁灭。

点击查看原图

  但是,作为从小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我们,在1991年,经历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解体过程,一个号称世界第二大强国的大国,在三年时间里分崩离析,解体,全面实行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腐而不朽,青春常在成为本世纪社会主义理论家们最尴尬的话题。有人将此归结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不断完善和福利制度的建立。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社会主义国家,但是,中国上层也不否认,中国目前的经济领域借鉴了更多资本主义的机制。这就带来了一个目前中国最大的问题:政治体制上的社会主义和经济领域的资本主义。这是当前学者们争论不休的问题,也不是我在此能够论述清楚的。

  目前的中国,西方资本主义的金钱观念,资本崇拜无孔不入;9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在世界上的地位节节上升,但是,作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最精粹的福利制度和保障系统却没有引进或者说也没有能力引进。国内贫富悬殊巨大,矛盾重重。中国人爱存钱,省吃俭用也存钱,其实那是缺乏社会保障的一种表现。有人说,目前压在中国人头上的有两座山,一是医疗,病不起,尤其是大病,一家人倾家荡产恐怕也难支付医药费;二是孩子的教育,保守的统计,如果从幼儿园开始就择校,那么,一个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费用估计在25万以上。这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无疑是沉重的负担。

点击查看原图

  虽然,比较起改革开放前,中国人尤其是城市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人们的生活富裕了,安全感的幸福感并不强烈。很多人都选择一个词“浮躁”来形容中国当今的都市,我觉得这个词非常精确形象地概括了中国当今都市的风格。

  在社会保障系统方面,半个世纪以来加拿大已经非常成熟完善了。目前加拿大是世界最富裕的工业国家。政府通过税收调节收入,控制贫富悬殊;建立了覆盖全民的免费医疗系统和教育系统。加拿大通过税收调节收入。加拿大联邦实行累进税率,从16%到29%,各省的税率不同,大约在10%左右,低收入者免税。加拿大的税率比美国税率高出接近10个百分点。

  在加拿大,收入很高的人并不是越来越富有,税收将他们很大一部分收入再分配给了穷人。我一个女友嫁给一个专科医生,先生年薪21万,但是,他们每年交给联邦和省的税加在一起超过了8万,可以养活两个低收入家庭;富人的巨额房产,每年被征收巨额的房产税和学校税。例如,如果在皇家山拥有一座上千万的豪宅,那么,这位富豪每年为这栋房子付给政府的税收将有几十万之巨,足够救助十多户贫困家庭。

  相反,穷人享受很多补贴,收入少,他们几乎不用交税,孩子每月有牛奶金,大人有住房补贴,年终退税。虽然可供支配的钱不多,但是,基本生活没有问题,全家有医疗保险,孩子教育免费。穷人虽然穷,但是穷得也开心。一位移民朋友一家三口来到加拿大,儿子一岁多,夫妻一来就上学,两人每月有助学金和贷款1500 多元,加上孩子的牛奶金,有2000元,后来,女方又怀上孩子,助学金每月增加到830元,两人来了一年,没有工作一天,却存下了几千加元。当他们喜滋滋告诉我时,我说,其实,政府支出的远不止这些,学校每接受一个移民读书,都可以从政府那里领取1万元的补贴!

first.. 2 3 4 5 6 .. last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