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刚从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回来,我非常喜欢(中国)。

  我是一个新西兰人。我出生在新西兰。我的家人和亲戚也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00年以上。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没有听到很多关于中国的事情。我只知道中国非常古老,非常大,而且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没有许多人谈论中国。

  近几年我接触过很多中国人,也结交了许多中国和台湾的朋友。我聘请了中国及台湾的人在我公司工作,我们也有很多中国客户。我读了一些关于中国的书,这使我更对这个古国好奇。多年来,我一直想去趟中国看一看,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今年早些时候,澳新银行邀请我去一个关于上海世博的研讨会。在结束时被问及我们是否有兴趣与澳新银行一起去参观博览会。机会来了!当然,我说:“是的”!

   今年6月,我直飞中国上海,在那里我会见了其他澳新银行上海代表团的成员。 28名新西兰商业界的代表加上8名新西兰澳新银行的工作人员。

   在接下来的4天里,我们互相了解对方,一起参观游览上海,也会见了来自中国的代表。我们参观了博览会,去了无锡和豫园。

   我真的想象不到会在中国遇到什么。而下面所说的就是我所看到的。

   在飞到浦东机场后首先看到的是弥漫在城市上空的烟雾– 在薄雾里我只能看到前方约半公里! 9年前,我雇了一个年轻的台湾女子。我记得有一天,我看见她望着窗外的基督城办公室。我问她(温蒂):“你在看什么”。她回答说:“美丽的蓝天”。现在我知道为什么蓝天对她是如此的特别。

   第二件事我注意到的土地。江苏省的农业与新西兰的农业相比非常不同,相比之下新西兰的农业土地面积大一些,这不是更好或者更糟 - 只是不同。

   我所下榻的酒店提供机场接送服务,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想看看这个城市,所以我决定坐公共汽车从机场到上海火车站。我没有看到很多,但看到了繁忙的街道,汽车像穿梭在网间的鱼一般,并用喇叭告诉其他车辆他们在哪里。在新西兰我们不这样做,因此我需要一段时间来习惯的这些噪音。

   我也看到了许多老房屋被高楼大厦包围着。很鲜明的对比!当我到了5星级酒店(太美了!而且如此昂贵!),我决定先吃午餐。之后,我走到酒店的拐角处那边的老城区- 老房子看上去像快被风吹倒了似的,晾衣杆横在狭窄的巷子上空挂满湿漉漉的衣裤。

   我走进一家小吃店,要了一碗猪骨汤配有小菜(咸菜和拌西红柿)。中国的西红柿很好吃!服务员一直给我上菜直到我吃不下为止。人们都很友善,而且都还听得懂我的简单的普通话,尽管还是有一些人看到我在那里觉得很惊奇。

   上海是生活节奏很快的现代城市。上海火车站的精心设计可每小时载客上千人。火车系统超棒– 每小时230公里而且平稳!我敢肯定,新西兰还不能生产这样的火车。还有磁浮列车 – 每小时430公里。我站在列车上拍照!太神奇了!上海的公共交通还包括地铁,也很壮观,速度很快速,高效,在高峰期更是繁忙!但这些公共交通都不是很贵。

   到了无锡,本以为空气会清新些,但是不是。等到了南京,空气才清新一点点。污染对于中国是一项重大的挑战,每个游客都会注意到这点,这是个事实。

   当我们的代表团任务完成后,我有一次乘火车来到南京。和上海相比南京很不一样,是一个美丽漂亮的大城市。生活节奏没有那么快,也不觉得那么大,人也不一样。在上海,交通高峰时间人们像发疯似的穿梭,拥挤在地铁站。在南京,大家好像都会避免在交通高峰时间使用地铁!

   相比下,我比较喜欢南京。可能是因为在城市附近的山上都种满了树,或者是因为它的历史,或者是因为玄武湖三面环山,一面临城的漂亮景色,再或者是因为我站在重建的南京长城上可以看到蓝色的天空。

   中国是一个新与旧,古文化与现代化结合的国家。我没有期望太多,但它确实与我想象的不同。

   我知道如果我住在江苏省我肯定会想念新西兰的蓝色天空,但我也很不想离开中国。在飞回新西兰后,我决定参与更多的与中国有关的商业联系。

[作者: Glenn Hansen 来源: 新西兰联合报]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