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引言:无论是办理签证还是移民,在与移民局打交道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与CO(签证官)发生正面交锋,申请人应该客观的了解移民局的一些非积级因素,做好一定程度的心理准备,勿过于天真地对签证官抱有过高期望,在审理过程当中,拖沓、管理混乱、部分移民官工作能力低下都是有可能遭遇的情况。

  签证官的工作是按照操作手册审理案子,决定短期签证申请的批准,而居留权申请则由上司复核把关。初级签证官培训三周即上岗,水平并不高。其次新西兰是一个悠闲的国度,从政府到商界都不像亚洲国家那样高效守时,移民局往往并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另外移民局内部管理也很混乱,晚递的申请比早递的申请先批出也是常有的事。

  在申请过程中,申请人催促签证官要适可而止,经常催促只会带来负面影响。新西兰移民局的工作压力很大,签证官几乎每天都要被不停地被催促,判错案又要被申请人言语攻击,签证官的流失率一直高居不下。事实上,签证官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无论是一个人的性格与修养达到何种高度,在足够的压力面前,都会表现出人格不稳定与负面情绪,这是可以理解的。

  根据新西兰定居上诉局(新西兰定居复核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在提请上诉的居留权申请中,2009年移民局的错误率为20%, 2008年31%, 2007年37%。近两年移民局加强了内部把关,错误率在下降,但依然偏高,因为大多数人被拒签后并没有上诉。

  在申请签证与移民过程中,我建议申请人应该长期关注政策动向,充分撑握申请技巧,仔细理解移民法条款,这样可以尽量将麻烦降到最低程度,也可以及时纠正签证官的错误。

新西兰移民局被指“无能、无知、可笑” 移民怨声载道

  英文先驱报日前报道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西兰居民离开该国,许多想要成为新西兰人的准移民却表示想要进来还很不容易,阻止他们在新西兰安家立业的主要“障碍物”是新西兰移民局。

  长期拖延,文件遗失,以及移民官常识的缺乏等是移民申请者们向《先驱报》投诉专栏抱怨得最多的问题。

  新加坡籍艺人William David向《先驱报》记者大吐苦水,控诉移民局的无能,并用“一场噩梦”来形容他的申请经历。他说:“他们遗失了我的体检报告,害得我做了三次体检。我的个案负责人(case manager)都不知道新加坡在哪里,甚至跟我争辨说新加坡是一个小村庄,不是一个国家。还有,我的申请材料中有一部分是放在了DVD里,可是他却告诉我他看不了DVD,因为他没有DVD播放机。”David先生申请的是人才类居留签证。

  一名因害怕他的技术移民受到影响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马来西亚申请者用“无知”来形容他的个案负责人,他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的个案负责人竟然问我马来西亚是不是非洲的一个国家。我想他可能是将马来西亚与马拉维搞混淆了。我对这些掌控着我和我家人,以及其他申请者命运的人感到不寒而栗。”

  Amritbhai Vallabhbhai Patel,来自新德里,于2005年开始申请家庭团聚签证,但是直到昨天他还没有收到他申请的消息。他的姐姐Chanchal Puna表示:“这给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带来很大的压力,我觉得新西兰移民局是在愚弄人民的生活,这太残忍了。”

  通过移民顾问的帮助,她从移民局得到了答案。答复她的是亚洲及中东地区经理Marie Sullivan,她回答道:“这项申请是在2005年8月提出的,一直被放置在低优先级(low-priority )申请的队列里。在2006年11月的时候才被分配给签证官。”

  由此可见,从申请人向新德里分支提交申请到他的个案到达移民官的手里,花了一年多时间。不过Patel收到的一封2月27日寄出的信件指出,由于新德里分支“收到了大量的申请,申请数已经超过预期中的数额,所以永久居留权的申请办理已被暂时搁置。”

  昨天,一位移民局的发言人对此表示不给予任何评论。

  Puna女士指出:“用三年的时间来等待一个答案简直太可笑了。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处理我们的申请,那他们就不应该收取我们的申请费。”

  前移民官Maria Shearer解释道:“移民局改变了‘一个个案负责人处理一起申请’的申请程序,而是像工厂流水线那样,用五个不同的签证官来处理一起申请。这样一来文件遗失的几率就增加了,护照也容易放错地方。此外,移民局签证官的流动性非常大,签证官在处理申请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不同的签证官有不同的标准。”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