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移民方式,不需要你懂英文、有技术;无年龄、无性别、无学历要求;号称最便宜、最快捷、最简易的移民方式,听起来是不是很动心?对,这就是商婚。

  在澳洲、美国、新西兰、加拿大等国家普遍流行着这种移民方式,尽管游离在法律边缘,每年仍然有不少人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前赴后继。得益于上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互联网,我们很容易在网上搜寻到一些有关商婚的BBS,这个特殊的群体在一个隐于大市的角落里,默默地分享着自己的得与失,经验与挫折,借此可以让我们来窥视一二。

  以下是两位成功商婚人士的经验。

  某A:

  真的只有亲身经历了,才真正知道,哎,移民官的面试问题千奇百怪,甚至涉及到性的方面。还好,准备在先,顺利通过。慢慢1年半的等待,是辛酸痛苦的,但回头看看,还是值得的。5月10号PR到手了,一切都变的美丽了。在这里向要商婚的朋友们说一句,作好思想准备,艰苦是难免的。

  材料的要点:
  1. 寻找多多的朋友写信,支持你们的婚姻,就说你们是幸福的一对之类的(移民局不会查这些朋友的)
  2. 最好超过400张的生活照,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其中一些,要表现的很亲热,例如:kiss
  3. 居住的房子,尽量找当地kiwi是owner的
  4. 面试,是必要的,因为现在如果你不申请面试,你是可以不面试的,但那要拖延很长你的时间

  注意的几点:
  1. 你找的当地人不要是毛利,一定要是kiwi
  2. 这个kiwi最好有固定的收入
  3. 你们的年龄差异也很重要,新西兰也讲究男大女小,男高女低,等习俗,类似中国。

  最后祝大家好运!

  某B:

  各位,我已经成功了,我现在还一直迷迷糊糊中,像在做梦,话还得从头说起。
  ...(内容过长,省略)

  选择对象上仍然是关键:KIWI 最好有固定收入的,道理很简单,KIWI要是有固定收入的人才不肯商婚呢。一般肯的就是那种穷的叮当响的失业人员或者穷学生为了换清贷款的。

      材料必不可少:银行联名卡,联名户头,水电煤气,上网电话开户的联名户头,租买房子的联名户头,还有合影照片等等。还有就是遇到写解释信的时候,一定要要诚恳,表明一下立场跟态度。

      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我在国内的男朋友如何接过来,还请各位指点……

      成功商婚的背后,其实更多的将是痛苦的泥潭。以下是一个真实的案例,事主在饱受磨难的最后,只有带着伤心黯然地离开这个国家。

      Brerda,20**年11月,以商务考察的名义,从中国来到新西兰。在朋友家party上,她通过前夫的姐姐介绍遇见了Tom,一位中年未婚华人男子,PR。

  交往了一段时间后,Brerda觉得Tom并不是她理想的对象,但Brerda的3个月的签证就快要到期了,而Tom的条件又比较适合帮助她以结婚的方式留在新西兰,于是Brerda和Tom商议,同时在前夫的姐姐Helen的极力帮助和撮合下,Brerda和Tom达成商婚的协定,以3万3千元新币的价格成交。

  在Brerda交给Tom 1,8000元新币后,20**年1月,Tom和Brerda来到新西兰民政部结婚,并举办了小型的婚礼。当然这一切的开销也是Brerda支付的。很快,Brerda拿到了一年的工作签证。沈浸在喜悦中的Brerda以为和Tom结了婚就是进了保险箱,她就是新西兰人了……

  然而很快,Tom开始找各种理由向她要钱,如果她不给,他就威胁Brerda不帮助申请PR,在想到自己已经和他结婚,而且只要等一年就可以解脱的想法使Brerda妥协。压力面前,既不会英语,又不会一技术之长的Brerda,只有选择去按摩院当按摩小姐,所挣来的钱悉数被Tom拿去买车、花销……

  时间就这样飞逝而过,在移民局通知Brerda又方进行PR审理时的面试时,Tom告诉Brerda,再给3000元新币,然后会一起和她去移民局面试。Brerda只好应允,在Brerda积级的配合下,进展顺利。但是没想到,Brerda前夫的姐姐居然在面试之前写信给移民局,举报她和Tom的关系不真实,移民局不再相信他们的婚姻关系,最终PR被拒。此时Tom又提出,如果能给自己15000元新币,就会再次想办法申诉。

  此时的Brerda已经身无分文了,国内的亲戚也不再想借钱给她。她已经在这场商婚中,饱受心灵的创伤,身心交瘁,面对一次一次的欺骗和永无休止的金钱交易,让Brerda彻底看清楚了这场所谓婚姻的交易,她是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的,但现在的她才从噩梦中醒来,在花光了自己所有的钱,还欠了亲戚一大笔债务后,Brerda决定离开Tom,放弃这场商业婚姻。她选择“黑”下来。

  她想逃离Tom的纠缠,也想再挣回一些被骗的钱,于是她又回到按摩院当按摩小姐,由于没有身份,她所得到的报酬相当低,而且每天提心吊胆过着日子,在忙完一天后,难得的休息日,她就是思恋家乡和亲人,常常是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她后悔自己相信了某些不负责任的中介公司,她也后悔自己放弃了国内的一切,选择了错误的方式来新西兰,更后悔自己在不明白新西兰法律的情况下,选择了商婚的方式让自己饱受身心的创伤,钱色两空,但让她更加痛恨的是那些昧着良心的人,利用新来到新西兰的人对什么都不明白进行坑蒙拐骗。

      8月的一天,Brerda在“黑”下来几个月的时间后,被移民局发现,并被遣送回中国。

      这种悲惨的商婚案例,举不盛数,更多的人选择隐忍。商婚,不仅仅是金钱的交易,往往还是对精神和肉体上的禁锢与折磨。法律是无情的,当你决定越过红线时,意味着自己将不再是做为一个合法居民时所受到的保护对象。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