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右翼主义者的游行在奥克兰并不多见,而在南岛的基督城却每隔一两年就有。本周,新西兰本地媒体对上周在基督城的一次上百人参加的极端右翼组织的游行,做了有限度的报道。报道中说,“基督城仍然有一个不是那么体面的名声,这里是新西兰种族论主义团体和个人的老家,这一传统延续了超过30年……”

  上周,在基督城有一次由极端右翼组织Right Wing Resistance(“右翼抵抗”)组织的游行,组织者声称很成功,称是新西兰最大的白人民族主义的游行。尽管人数只有一百多人。

点击查看原图
Right Wing Resistance members and supporters march in Christchurch

  这些人选在在周末穿着黑色T恤、军裤,剃了光头,和他们一起游行的,还包括推着婴儿车的女性家属等,他们的标语牌上写着:“All right to be white”(白的好)。

  沿途中只有一个人做了“反游行”,是一位白人老先生,自己做了一个标语牌抗议种族主义,标语牌上写的是“Please respect people of all cultures, ethnicities and colour”(请尊重不同文化、种族和肤色的人)”。

  组织这场游行的仍然是Kyle Chapman,他是新西兰极右翼活动的核心人物。他对媒体说,这次游行有约115人参加,游行很成功,给这个城市带来了阳光,让“共产主义者无处显形”。

  Kyle Chapman称,Right Wing Resistance(RWR)已经筹到了1.3万元经费,他相信这是新西兰右翼组织中最多的。他称招募来的会员人数在成长,但他拒绝提供具体的数字。

  参加RWR组织的游行的,包括在南岛地区活跃的其他一些右翼组织例如Blood and Honour、National Front、Southland Skinheads和Independent Skinheads。

  这是否能够代表极端主义者势力在新西兰的复兴呢?

  Christchurch Central选区前议员Brendon Burns说,“我们在其他国家看到过,有了合适的社会和经济土壤,这种势力就会滋生——显然基督城现在正在经历(社会和经济的)困难时刻。”

  Brendon Burns去年选举时的一次选区候选人会议,曾受到了极右势力的冲击。

  “当时第一反应是,‘到底怎么回事’,接着,Chapman就在会场开始了他的独白,显然这就是他的意图。”

  Brendon Burns认为,当地的极右翼活动不是一场大的运动,但是是不是的,总会有一些事情让这些团体出来露露脸。

  显然,右翼团体选择在3月24日游行是由目的的,因为他们要紧贴World Race Relations day即3月21日的世界种族关系日。受到了地震的影响,基督城在今年并没有和种族关系日有关的庆祝活动。

  梅西大学社会学家Paul Spoonley从1980年代开始研究极右翼团体,他经常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右翼团地都把基督城作为基地?”

  他的解释是,“一个最英国化的城市同时连带了强烈的传统极其附属品……同时也对将这些附属品发挥到极端的团体,产生了庇护的作用。”

  他说,从90年代开始,这些团体逐渐固定成了几个帮派,包括使用纳粹的标志和符号,包括在Paparua监狱中诞生的Fourth Reich,就是其中的一例。大部分参与的都是年轻男性,通常愤世嫉俗并曾有犯罪行为。

  “基督城仍然有一个不是那么体面的名声,这里是新西兰种族论主义团体和个人的老家,这一传统延续了超过30年……”他说。

  但新西兰种族关系专员Joris de Bres不认可基督城的种族主义要比新西兰其他地方更严重。他说,种族偏见会以多种形式出现,来侵蚀积极的种族关系。

  而当我们回顾报章的时候,显然会发现,近两年来在基督城发生的被报道的种族主义行为,的确比其他地区更多一些,包括:

  * 去年,光头党造型的Jared Peck因为在基督城Riccarton Rd攻击至少5名亚裔,被判2年监禁;

  * 一名日本人回到自己的国家,告诉人们他们旅行到新西兰时应该小心;

  * 一名华人被另外3人攻击后下巴骨受伤;

  * 去年复活节期间,在基督城Lincoln Rd发生两人指挥狗只,攻击亚裔的事情,今年3月,两人被判刑8个月……(参见:唆使宠物狗袭击亚洲人 基督城一对情侣被判刑)

  而从一名右翼主义成员的话中,我们也许可以了解到为什么基督城有更适合种族主义者的土壤。

  这名加入RWR的青年叫Casey Ryken,他说他从来没有参与暴力活动。他说,他从Hawke's Bay搬到了基督城,因为在基督城,极右团体不用担心被人报复。“在北岛,如果我们来一场白人至上的游行,我们会被攻击。而在这里就安全多了。”他也承认,大部分人都把白人民族主义和“纳粹种族主义”相提并论。

  一份新西兰亚洲人的报告说,基督城的亚裔人口也会继续增长,这座城市也会继续享有“南太平洋的英国城市”的名声。就种族人口而言,分化仍然是趋势,“代表各种亚洲人口的文化也会继续衍变。”

      新闻链接:http://www.stuff.co.nz/national/...warning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