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公民试,开车上班的路上不禁回想起我的加拿大生活。我来这里也四年了。真不可思议,从九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我从未在一个城市连续呆满三年,多伦多是第一个,也许会在这呆一辈子,加拿大真的成了我的家。

  这四年来也算经历些风雨,也有些心得,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也算共勉吧。

点击查看原图

  2000年初,我们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多伦多。当飞机快要降落时,看着地面上的灯光。我对LP说:无论今后再困难,我们一定会挺住,会在这片土地上扎根,我们不会比任何来这儿的人差。这四年来我们付出了努力,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2000年的时候租房不象现在哪么容易。记得当时我们打开新岛日报基本没什么空房,好容易找到一家地库,主人不在,我们就提着行李在他家的台阶上等他下班。房东是一个不错的广东人,我们在哪一住就是八个月。第一天晚上,没有床,我们就在冰冷的地砖上铺上褥子过了一夜。接下来的一个月是快乐的一个月,我们和所有的新移民一样,到处走走看看,买东西的时候一概乘上5.5与国内比。白天上ESL,晚上回家做饭上网看国内新闻,那时连电视都没舍得买:)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说起在东区唐人街住的这段时间,就不得不说说印象深刻的几件事:

  第一件“自行车” 。现在来的很多朋友可能很少去买什么YARD SALE了。但我们刚来的时候对她可是挺感兴趣。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收入,总觉得买任何东西都很贵。YARD SLAE往往能买到些价廉物美而且实用的东东,自行车就是一个。当时觉得每周买菜来回坐车太贵,所以总想买辆自行车,可新的要100多,舍不得。一个周六在房子周围遛哒的时候看见一老白正“压塞”呢,有两部旧车,立马蹦了过去,车子有点锈,不过骑没问题。一番讨价还价35刀2部搞定。自从有了车,我和LP常常开着我们的“宝马” ,湖边唐人街的瞎逛,着实为我们省了不少车票。不过我们那时候都不知道骑车也要带头盔,幸好也没什么警察叔叔来开罚单。现在有时在街上看见一些JJDDMM们骑着车子,我LP马上就跳出来说“当年我们也有两部自行车,那时你去打工,我就自己骑车上唐人街买一大包菜背回来” 。可在我的影象中,每次都是我背了一大包回来。怎么变成她了呢?一直搞不懂。那2辆车在我们搬离东区后,就完成了它的使命,我LP的同学夫妇成了它们的新主人。现在这两部车可能都已成为废铁了吧,LP时时还提起,一直怨我没给它们拍照留念呢.

   第二件事“拣沙发” 。不知有多少人来到这个国家后拣过家具,反正我是一个。那时没有家具,也不舍得花钱买。有一天从ESL回来,看见一张沙发丢在路边,没什么大问题,正合适我们租的basement的小厅。碍于面子LP不愿意搬,我自己又搬不动,而且大白天,脸上也挂不住,最后决定先回家,等月黑风高之时再下手。回到家和合租的哥们一商量,决定晚8:00出发,行动代号“蚂蚁搬家”。如果被别人捷足先登就算了。到了8:00左右,天还挺亮(心里这个气) ,但在窝里人的催促下,也只好出发了。接下来的事是:我们两抬着沙发走了大概1公里路,歇了七八次,从那以后才知道1公里原来这么长,沙发是那么的重,最关键的是,还遇上一老黑全家,隔着马路祝我们“enjoy life”, 我们两这个气……到家时。两人都快虚脱了,可两位太太却兴高采烈的布置起客厅来了.

  第三件事“人虫大站”。住过downtown的都知道那的房子2多,“蟑螂和老鼠”。我LP在国内没见过蟑螂,所以特害怕。其它的钱没舍的花,杀虫剂倒是大把买,可这些虫子杀不绝,每天都能发现,LP大人整天尖声惊叫,我得时时脱下鞋子去拍打,如果没打着,就是我和小强是亲戚故意放生,可怜我堂堂7尺常常满屋追着小强跑,后来发现卧室有,半夜经常被叫醒开灯查看是否有小强爬上床,在那里的8个月,我们不停的于敌人作战,最后我们被打败了,用LP的话说“打死也不回downtown住了”

  回到正题,一个月后我们收到了SIN卡,真正的加拿大生活来了。我对LP说,我去打工,你的英文比我好,在家专心找工作吧,实在不行就去上学,一个家里不能有2打工的,如果打工是我们最后的路,那我们不适合这儿。

  那时我们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信息来源,只知道在新岛日报上找工作。有一家“彩虹中介” 在中区唐人街,去了要我交100刀,肯定有工作,我这人特容易信人,但这次那位女士实在是太热情了,把工作说得太好了,打消了我掏钱的念头。我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新移名,会有这么好的工作等我?(事实上他们确实也为从主国来的同胞们介绍了很多工作,很多人的第一封工就是从他们那来的,有时我听一些新义民朋友大骂中介,其实在你对这个国家和社会不了解的情况下,他们确实为你解决了些问题,那么他们赚钱也是应该的,他们也付出劳动去寻找工作给你,如果你觉得这个钱不能给别人,那你就要自己去找了。扯远了。后来又听说有个“越南人协会” 可以免费找工作,就一早去排队(我想和我同期的朋友,可能也有同样的经历) ,但连续两天一无所获。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黯然,难道我连打工的机会都得不到,难道一定要去洗盘子吗?

  在路上漫无目的的瞎逛着,一抬眼看见路边有家西人中介,心想死马当话马医吧,就推门进去了。连比划带讲,总算让白人妹妹明白我是来找工作的,没想到马上让我填了一张表,说明天带上安全鞋,一早来排队。当时我连问作什么,多少钱一小时都不知道,就回家了。心想别人能干的,我一定也行。回家后马上和LP去ZELLARS买鞋(那时安全鞋是什么也没概念) 。

  第二天一早5:30就从家里出发,抬眼看看满天的星星,不禁大嚎一声“打工生涯开始了” ,然后飞快的直奔车站(省得被人看见,以为我神精病) 。到AGENCY要坐40分钟TTC,到那一看,哇靠!好几十个人一大片(可惜没有中国人,连个聊天的都没) ,等到6:20从OFFICE出来个人,开始念名字,分配车子。我糊里糊涂上了一部VAN(我觉得有车接送还挺美,到发工资时才知要扣钱:)) ,车上有7个人,去不同的工厂车子上了高速(当时什么DVP,401我 统统不知道) 估计是密西沙加的什么的方,反正开了快1小时,才把我送到工厂,等了20分钟,真冷啊!8:00,打工开始了!!在打工的快2个月里,大概换了六家工厂,每天都是5:20出发,晚上7:00左右到家,每天回家累得快散架,但每小时$8的工作,使我们不用再动用国内的积蓄。第一次发工资,特兴奋,到小饭馆庆祝了一下(记得特清楚花了16.45, 小费给了3.55) ,这可是我们到加拿大后赚得第一笔钱,虽说不多,但个中滋味,别样心头。在打工的过程中,有一个巨大的收获就是我的口语突飞猛进(我这个人性格外向,乐于交友,这对我语言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 ,这一收获远远大于大工所得。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