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朋友家,来了一位“黑民”房客老赵,在新西兰也有10年了,他也是做油漆的,他行事非常谨慎,开始只打招呼,不与我们交谈,躲开。后来,我们了解到,他也是个下岗的,想出国赚钱,平时也寄些钱回国养女儿,女儿也已经读高中了,大赦也没行……后来,他说了,再过段时间回国,但有些留恋新西兰的清新空气自然环境……只住了三个月,他就搬离了,不知去向了……

  有个朋友不懂英语,也只能跟着一起做油漆工,他是合法居民。他了解更多的中国“黑民”情况,有时会谈起……有些“黑民”得知国内家庭有了变化,有了与他争抢第一男主人岗位的第三者后,也不太愿意寄钱,而是转手给些孩子的生活费,当然也更不愿回国了……许多“黑民”寄上少些生活费,因为他们不知道明天这个家庭是否还属于自己!明天,就是个梦!

  在新西兰的华人“黑民”不少,有人说有三万,有人说有五万,具体的,不知道!反正“黑民”也填充着新西兰的角落,繁荣着新西兰的生活。有人说,新西兰的赌场和妓院,是为“黑民”所开。在赌场,有很多华人“黑民”在此挥霍打发着休闲时间;在众多的妓院,主要的客源也是“黑民”,他们把心里的苦闷要尽情地发泄出来……

  我同情他们,同情他们的无奈,就算他们有错,我也不会去指责他们,更不会去告发他们!他们有他们的烦恼,他们有他们的痛苦,他们也有他们的人生轨迹……有时会想,现在中国社会已早不是以前了,有如“叛国投敌”、“向往资本主义”等等高帽子,他们回去,就是面临着家庭和自身的压力,政治方面的会少些的。有时也会想,就算他们赚足了钱,满馕而归,他们的明天就会是幸福的吗?他们已离开故土好久了,他们还能适应国内的生活节奏和环境吗?他们自己能把握得住自己吗?

点击查看原图
红花儿绽开

[作者:文雨清 来源:文雨清博客]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