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来源于西风瘦马博客

  93年开始在中文杂志社工作,那段日子留下最深印象的两件事是采访大赦的新西兰中国留学生头领及在顾城自杀后立即登上激流岛采访。

  89年64发生后不久,澳洲政府很快宣布了大赦,给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签发了居留权。新西兰的中国留学生及因各种签证滞留者于94年组织起来,要求当时的国家党政府给予大赦。当时的组织者由大J,m小姐领头组成,响应者人数不少,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了避免中国领事馆阻扰,组织者首先和中国领事馆官员达成黙契,申请大赦的中国人不会去中国领馆前抗议及静坐,不让中国领事馆难堪。组织者然后又寻找在野党议员支持,并应邀到国会演讲,宣传要求大赦的理由。参加组织的人员大部份都捐了钱,并参加了说明会。

  当时华人社团对要求大赦的中国人请求声援的要求非常冷淡,侨领们不愿得罪中国领事馆。我当时和郑成美先生在社区中文电台当义工,记得郑成美先生一口答应前来要求帮忙的两位代表的请求,并在电台中大声呼吁来自台湾,香港及中国大陆的移民能同情及支持要求大赦中国留学生们的请求,当时能站出来表态大力支持的华人中仅有郑成美先生和豆腐店的老板(那些后来因此取得居留的同胞们应饮水思源,别忘了当年大力支持过你们的郑成美先生)。

  四位留学生代表为了赢得新西兰人同情,分别接受了本地媒体的采访,讲述他们参加64活动,不能再回国的理由。报导也可能赢得了新西兰人同情,但实话实说,中国人看了当中那些嗐编乱造的故事只想笑出声来。不管怎样,大部份在新西兰的中国人还是能理解他们诉求的原因。

  请愿活动进行的很顺利,没有多久,当时国家党政府宣布了大赦令,许多64前来到新西兰,又不具备技术移民资格的中国人都因此获益拿到居留身份。

  绝大多数因此拿到身份中国人都很珍惜新西兰政府给予的机会,但很可惜,也有少部份人忘恩负义,那四位接受本地媒体采访之一者2004年2月因从事假结婚谋取暴利被控上法庭。当年采访他时,我就发现他有着超强的组织能力和社交能力,只是没想到,长处没有用到正经地方,最后反被聪明误。

  这位老兄在大赦成功后没有食言,他力排众议果断宣布解散为了大赦而成立的留学生组织,虽然当时有一些人希望保留这个组织为日后其它活动带来方便。

  他的决定是正确的。当时这个组织本身就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留下后患太多。记的当年新西兰第一个由大陆移民组成的团体现在已面目全非,如今成为了不少大陆移民避而远之的组织。

  因大赦而获居留的张某及钟某夫妇,拿到身份后一直领取社会福利没有工作,同时,他们走私鲍鱼谋利110万元,2003年东窗事发后虽被告上法庭,但被告律师抓住新西兰渔农处及警方在起诉时一个程序失误推翻指控。这个事件曾在本地主流媒体掀轩然大波,有的新西兰人甚至在电台中呼吁斩了两犯的手再赶回中国去。

  第二次经历大赦是在64大赦后的第6年,这次要求大赦理由没有上一次充足,组织也非常松散,最终失败也就不奇怪,不过这次要求大赦的手法非常残酷—绝食。整个过程牵动了许多华人的心,我当时只要有空就去现场看看,了解进展。在整个绝食过程中,曾先后出现了多个自称负责人的对外发言人,但这些人对媒体的发言都是在为自己捞取资本,很快也就被轰下台,最后那一位所谓策划人并非绝食当中的一员,但他利用这次行动为自己出名的意图却非常明显,手法也真不敢恭维。

  2000年9月19日新西兰移民局宣布有条件大赦,内容大致如下,凡於99年10月1日前抵达新西兰,及以其配偶或伴侣是新西兰公民或居民,或者是一个在新西兰出生孩子的父母,或於2001年3月31日前已经在新西兰居住超过5年以上者均可申请在新西兰居留。但已申请难民或曾经申请过难民的人仕则不在此范围之内。 

  这项新政策在华人社区为此引起很大震动。其原因乃该项政策虽然使部份中国滞留者受惠(总共约有二万民逾期居留者符合此大赦条件),但由於附加了不合理的条件使仍有相当部份申请了难民的中国人被排斥在外。这点促使了这些沮丧、愤怒的的中国人联合起来,约有50名抗议者於9月27日起聚集在奥克兰市中心的 Aotea广场安营扎寨举行绝食,要求新西兰移民局更改不合理政策。

  在新西兰,现时寒冬仍未过去,尤其是早晚冷风依然非常剌骨,但22位绝食的中坚分子坐在大小不等的数个帐篷里,头戴白色带,表情严肃地向政府,向过往行人表达他们的不满。潮湿、寒冬的阵风不时将帐篷吹翻。据9月30日晚电视台报导,绝食现场中已有两位绝食妇女因婚昏迷而送往医院抢救。

  新西兰女移民部长Ms Dalziel解释,难民不能包括在逾期逗留特赦中,那是因为政府要堵住那些企图通过後门进入新西兰的人。国家党去年仍在位时通过的修正案规定,难民特赦是不可能的。当时的目的是禁止任何人因未能获得避难身份而去寻求另一方式的居留许可,这主要是为防止驱逐爱尔兰人Danny Butler而引起的争议事件的重演。移民部长表示会亲自审查那些未达到大赦标准,但符合"安居"条件的个案。

  难民委员会主席Nagalingam Rasalingam对移民部长的让步表示欢迎,但对新的大赦法令所造成的严重焦虑及恐慌而提出指责。他进一表示,尽管尊重绝食抗议者的权利,但认为绝食行动的做法是不成熟的。

  华裔国家党议员Pansy Wong对移民部长的推辞提出了反驳,她指出将不公正的政策推到国家党身上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而事实也并非如此,移民部长在绝食进行了一个星期都不愿出面与绝食者代表购通是"不可思议的"。

  也有华人工党的支持者呼吁绝食者不要被人利用,现在应见好就收,因为移民部长已经做出了让步。

  这次争执的焦点在于,政府在大赦宣布后,又补充了对曾经申请过难民的人仕都将不在大赦之内的条件。

  绝食行动也引起了广大华人的严重关注,这些天早上的中文电台的Call in节目基本上都在讨论此事。大多数华人对此次行动都予了同情。认为不管他们的理由是否十分充足,毕竟他们的遭遇是非常不辛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提出不理解及忧虑,主要还是担心主流社会由此会对华人产生不良看法。奥克兰的电视台、 电台、报纸对绝食行动都有一般性的报导。从电台的Call in节目中可以看出,多数本地人对此次中国人的行动并不太理解,当然这与本地人对中国人的文化背景所知甚少有关。

  从绝食行动开始後,国家党华裔国会议员Pancy Wong,中国驻奥克兰领事馆代表,新西兰最大的社团之一的屋仑华侨会所领袖Peter Chan先生等都先後前往广场看望绝食的同胞。除此之外,一些居奥华人也抱着同情心情前住广场对绝食者们给予安慰。新西兰各大中文媒体都相继报导了这次绝食行动的有关情况,中文电台每天早上的Call in节目也几乎都在就此话题引起争论,对绝食行动持反对意见的人不少,有的甚至认为这种做法是使在纽的中国人脸上无光。

  在现场,我们看到不少路过绝食现场的本地洋人在询问了原因之後,即可登记捐款,一些天真可爱的kiwi小朋友也从身上掏出零用的硬币放到捐款箱内。

  绝食进入第四天(9月30日)开始有人昏迷而被送进医院抢救;十月一日(星期日),绝食进入第五天,广场上的人数明显下降,那是因为在新政策开始实施日,有的抗议者担心警察到现场将过期居留者即刻遣送回国而暂时回避,到夜晚共有3人被抬走抢救。 

  随着时间推移,本地媒体也开始越来越关注此事的发展,绝食的第一天,"新西兰先驱"在第七版刊登了一小段消息,但到了10月3日,则在第叁版显着位置大篇幅报导。在绝食的第八天,首次绝食的22人已全部被送往医院抢救。 

  在10月3日的国会办论中,移民部长形容绝食者犹如用枪逼她让步,这是绝对做不到的。当晚,天空难得放晴,在和法律顾问商量後,50馀位绝食自救会的成员在9点正开始表决和政府谈的条件及下一步的行动。为了保护自救会成员的身体,首次绝食的人员都被说服不参加下轮的绝食,另外10馀人的绝食成员开始了第二轮绝食行动。

  10月4日是绝食抗议的最後一天。在移民部长同意24小时内派高级官员与绝食者代表谈判後,聚集在奥克兰市中心 Aotea广场的抗议者们晚上全体撤离。从9月27日开始为期8天的抗议行动暂时告一段落。这一结局使奥克兰赞成及反对绝食的所有华人都松了口气,因为,大家原先都担心这场活动如果草草收场或失去控制,都将给新西兰华人形象带来灾难性地损害。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