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开始和我可敬的老婆商量,我开始转职业,手头的10万元钱全部为我们移民作本钱。不成功便成仁。万一移民不成功,10万元剩下的留给儿子做生活费,我们夫妻俩就找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悄悄的吊死算数,也算不给国家添累。

  第二天我就找了我原来认识到一个搞建筑的小包工头,告诉他我要在他的工程队里打工,我要做管道工。他一脸的惊讶:“你吃得起这个苦吗?”

  我明确的告诉他我的目标是要移民澳大利亚,我必须要有三年的工作经验,而且我必须拿到技术职称证书。

  下午我便开始了我的管道工生涯。我跟在一个师傅后面,从各种杂工开始做起。

  这段时间,现在回想想,真的觉得很苦,但心中有目标,哪怕千钧压身不弯腰。我也整整涯过了三年的管道工生涯。在这三年中,我转战了好几个城市,最远我到过银夏,我已知道怎么排管,怎么放管、怎么接管,从整幢高楼的基础排管到卫生间的冷热水接管,从施工图到操作规范,从铸铁管焊接到PE管热熔,我都一一从头学习。

  两个月我拿到初级技工证书,8个月我拿到中级技工证书,但高级技工证书就比较困难了,因为有个较长的间隔时间,而且是省里组织考核的,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通过市里的劳动局的关系,允许我提前报考,理论和实践我都一次性通过。(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在当时的管道工的考试中,我的学历可能是最高的,因此考核者可能对我也是另眼看待了。据说现在考试比以前的难度更增加了,要拿个高级证书不容易了。)

  在这三年中,我一直没放弃英语学习,什么机经、什么剑桥真题,做了厚厚的一大堆。工作之余,工友们在打牌,我在看书,他们都叫我秀才。

  2005年春节,我一直在网上查找资料,我上了很多的移民论坛,了解了很多关于移民的信息,最终我决定我DIY,不通过中介,这样做的原因是最主要的可以省下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另外在于通过大量的信息研究我对如何申请已有相当的把握。

  2005 年3月,我正式提交了职业评估,我自己用英文写了工作介绍,两部分整整3页纸,仅仅一个月,职业评估通过。5月,我参加了第一次雅思考试,地点在南京东南大学,结果,阅读6分,听力6分,写作5.5分,口语碰到一个印度的老女人,口音特重,得了5分,总评5.5分,正好通过要求。哈哈。

  4 月,向澳大利亚移民局提交移民申请,一个月拿到FN,接下去就是让人心焦等待。整整10个月基本上处于无声无息的状态,发查询邮件,也只得到自动回复的官版信,叫你耐心等待。有时老婆说是不是已经没戏了?我安慰她不会的,其实我自己比她可能更焦虑,有时晚上睡觉醒来觉得枕头上湿了一片,自己在睡梦里哭了。

  2006 年2月,终于接到了通知,要求补充无犯罪记录证明,一个月后又接到通知,全家体检。在上海电力医院体检完毕,又是一段漫长的等待。虽然在我的心里觉得已经到了体检这一步,已经万里长征走完了9000里了,但毕竟没拿到最后的签证,心里仍是忐忑不安。而且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仍到建筑队报到,因为我觉得大使馆随时都有可能来核查。

  果然,6月,我正在楼面上铺管,包工头急匆匆的走过来:“快,澳大利亚大使馆来人了。”

  我刚要下楼,就看见一个中国美女带着一个老外过来了,我就干脆站在楼面上等他们。他们过来后看见我脸上黑乎乎的,手里还拿着一把钢筋钩子。

  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一些技术上的细节。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已经问了包工头很多问题,包括看了队里发工资的银行清单。

  当他们走后,我不断的自我安慰自己:一定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一边说一边眼泪就出来了。

  7月12日,当我打开我的电子邮箱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一封信,一封由澳大利亚移民局发来的信,一封我魂牵梦绕的准签信,准许我全家移民澳大利亚。

  那一年我整40周岁。

1 2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