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身居何方,总忍不住想起故乡那散发着独特芳香的土地:烟雾袅袅中,仿佛一种生命在翩翩起舞,神秘而神圣。童年时,秋耕的时候,我曾跟在拖拉机后面奔跑,翻起的土壤柔软而亲切,亲吻着我的肌肤,那是一种甜蜜万分的感觉。

  踏土而行,仿佛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跃动。

  风吹大地,宛如一首歌,在耳边,隐隐约约地回响……

  等到慢慢长大,我一点点理解了,那片土地中充满的苦难和哀伤。

  我不断听人谈起我太奶(父亲的奶奶)的事情。在大饥荒中,她被活活饿死,因为她身材高大,又浮肿,被同样饿得无力的人艰难地拖到沟里,草草掩埋。很多人都被这样地掩埋,没有留下坟头。我的太爷(父亲的爷爷)也是如此悲惨地逝去。去年,我知道父亲的妹妹、母亲的妹妹都是那时被活活饿死的。父亲、母亲讲起往事时的忧伤,让我每每想起都忍不住泪流满面(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先生所著《墓碑》真实记录了大饥荒时的悲剧)……

  故乡是我记忆中的一曲悲歌。

  很多人善良、纯朴、诚实、忠诚、勤劳,但是,他们虽然一生忙碌,却没有尊严、没有幸福、没有安全感……后来,我知道,很多如同故乡人一样善良、纯朴、诚实、忠诚、勤劳的人,也经历过或承受着同样的苦难。

  尽管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开故乡。但故乡的记忆,已经植入我的灵魂,让我难以释怀。故乡土地上滋生出来的力量,顽强地涌入我的血脉中,涌动不已。故乡之于我,乃是一种难以割舍的宿命,或者,轮回。即使死去,我希望,自己安静地融入故乡的土地,与无数历经苦难的人一起,默默地归还于自然。无论何时,我不会背弃我的故乡,不会背弃我的祖国,不会背弃对良知和正义的坚守。

  出身寒微的人,更能懂得穷苦人的这种苦难。

  什么才能驱散与无数普通人如影随形的苦难和沉重?

  自步入中学,我就开始寻找这个答案。很多人寄希望于一位伟大的人物,以最大的仁慈和悲悯之心对待民众,使人民过上幸福、安定的日子。心怀这种渴盼的,何止千万?甚至,在我的故乡,曾经发生过无数人被活活饿死的惨剧后,很多人也是带着这种单纯的想法。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是深切怀念毛主席的人,家里至今挂着毛主席的画像。父母亲谈及过去的悲剧,曾说,是下面的人胡作非为,欺骗毛主席,导致了大饥荒,有人冒死给中央写信,毛主席知道真相后,纠正了错误,对坏人进行了批斗,慰藉悲惨死去者的灵魂。

  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欺骗毛主席后,就可以制造出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而不能被及时发现?

  是的,因为制度的缺失,因为权力的高度集中,和监督、制约机制的缺位,因为民众话语权和表达渠道的受限。

  即使有伟大人物问世,他逝去之后呢?接替他的人呢?

  伟人的离去,往往意味着终结。如果这种前提成立,那么,我们缺少的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什么?

  中国所缺少的,不是某个擅权的伟大人物,而是一种健全的制度。

  在这种制度下,哪怕是很普通的人,处在管理者的位置上,都能保持整个社会机器的健康运转。无论任何人,处在“公仆”位置上,他的任何涉及公权力运作的行为,都透明于天下,接受民众的监督。即使出现错误,亦可及时纠正。

  在这种制度下,一切都以增强纳税人的幸福感为核心。无论任何人,都能平等的享受尊严和保障,都能平等的维护和捍卫自己的权利,都能拥有阳光般的快乐和幸福。

  在制度体系崩溃以后,再伟大的人,也无回天之力。试问,假如现在重回旧路,谁还能在摧毁一切制度之后,树立起一人独步天下的权威,而又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即使真有伟人再世,在腐败无孔不入的环境下,他力所能及处,能有多大?他除了哀叹,又能如何?在畸形的制度之下,任何人,都难免步入歧途。很多人渴盼伟人的再现,这种土壤,除了给擅权者建立起专制制度提供方便,让惨剧重现,又有多少积极意义?至于那些打着伟人回归旗号的人,不过是为自己重建专制制度寻找借口罢了。

  国人曾未经历过民主的制度,没有过做人的尊严,习惯于顶礼膜拜。这是中华民族的最大不幸和悲哀。

  西方人设计制度的时候,假设的前提就是,人性是恶的,任何人坐到位置上都会绞尽脑汁,为自己谋取私利,而制度的设计者就是要不断努力,完善制度,制约人性之恶,即使恶人坐到领导位置上,亦不得不尽职尽责,而不是戕害民众,滥用权力谋取私利或挥霍无度。有了这样的制度,选择能做到位置上的人变得非常简单,这比渴盼一个伟大的问世要容易、可行得多。

  真正伟大的人物,绝不会是迷恋权力、玩弄权术之徒,他应该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样,谦卑、悲悯、包容,愿意以自己对权力、利益的牺牲,主导一个苦难民族的制度建立。这样的人,将是当之无愧的民族之魂。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而这一切都只能源于民主。”这句挂在博客首页的话,是我全部的信念。尽管,一切都非常渺茫,但十几年来,仍含泪而歌。

  公平公正制度的建立,从来不能依靠施舍,它需要很多人泣血而啼,汇聚成变革之力。

  作为一个平民,我是卑微的,卑微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什么,但是,无论身处何种境地,心中的热血从来没有静止过。

  我是一位很普通的农家孩子,我坚守我认为必须坚守的原则,我做我自己认为正确和有必要做的事情。当我觉得累的时候,会选择离开,平静地走过未来的日子。

  很多人,相识的和不相识的,给我的亲人般的关怀,早已深植于我的内心,成为我此生最美好、最宝贵的记忆。无论何时,我都铭记信仰,深怀感恩,为一直默默支持和鼓励我的朋友深深地祝福!

  让我们手牵手,彼此鼓励和祝福,一路前行。

--end;

(转载完结)

(博友们可以随时关注时先生的微信公众号:shihanbing2016)

博主备注:
当年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的葬礼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