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归隐田园又何妨呢?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沐浴在自然的阳光雨露中吧!

点击查看原图

  都市人为何要选择归隐呢?

  很多人都说压力过大。英国著名通俗歌手 33 岁的罗比·威廉姆斯,2006 年在 14 个国家开了 44 场演唱会,前往听他演唱的歌迷多达 260 万人次, 收入则高达3 200多万英镑,“巨额家产难治抑郁症” (媒体报道标题),尽管每个数据都让人判断他应该快乐,事实却并非如此。名人不快乐的例子比比皆是,很可能当我们正在实现自我价值而且心神笃定的时候,就有个富豪或名人徘徊在自杀边缘呢压力,究竟来自于生存焦虑还是无穷欲望?

  从房子已经脱离居住需求,进一步变成投资甚至投机渠道来看,买卖房地产成了许多人暴富的手段,而且富者愈富。越来越追不上买第一间房的市井小民,集体陷入无屋舍的压力中,连婚姻都以房事论成败,全然扭曲了人只需要遮风避雨的居所。自用小汽车可能更具代表性地成为物欲攀比的对象。不知何时,奔驰、宝马成了一种身份象征,人人竞逐。原来汽车只是代步的交通工具,如今却成了炫耀财富和表现“品位”的奢侈品,回头再大声疾呼“无车日”,提醒人们别都把四轮车开上路,致使建设马路的速度永远赶不上车流量,这不是很讽刺吗?典型如北京“堵城”,除了造成严重的空气和噪音污染外,人们还必须支付提前出门的时间成本。每个市民耗在路上所承受的迟到压力,是精神上负荷的难以计量的身心健康成本,为此间接引发焦虑、狂躁或抑郁,导致不可预期的社会问题更是毋庸置疑。

  至于年轻人的手机等数码用品,更是引起物欲横流的典型,不管家庭经济实力如何,即使是当民工的爸爸和当阿姨的妈妈, 做牛做马都要应付儿女跟上不断推陈出新的手机、MP4、iPOD 等等,连连攀比,肥了商家,自己却都陷入唯恐落后的莫名焦虑中。垂手可得的,已经没啥新鲜可追求而无聊到抑郁,得不到的,则因想方设法要拥有而焦躁,其他种种事物又何尝不是如此? 再就衣食方面而言,三级城市以上,可说浪费有余,其中不乏讨好别人或维护面子的豪 奢消费,也有的是为满足感官的口腹之欲,或追逐名牌,以满足披挂在皮囊上的无穷欲望。所以,好好地检视我们每天究竟是在为生存奋斗,还是为欲望服务。

  细想:我内心真的需要这些吗?还是旁人驱迫着我达成,抑或我必须争口气,不输给别人才甘心?如果没有这些欲望,会影响我的生活品质吗?若我全力追逐却要付出身心健康的代价,我愿意吗?再检视一次我能负荷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生存和欲望为什么变得那么难于分辨呢? 这样下去,我能拥有快乐的生活吗?午夜梦回,扪心自问,应该有个清晰的答案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精致饮食+精神压力+环境污染,使癌症人口快速攀升。想要远离疾病,唯有尽量回归自然、放松身心和爱护环境,而简约、惜福正是一种关键的生活态度。念头先行,就会在生活实践中点滴呈现。

  日本“半农半×”研究所代表盐见直纪写的《半农半×的生活》强调“顺从自然,实践 天赋”,意思是顺从天意经营自己的小规模农耕,自给自足,并将上天赋予的才能活用于社会,故采行“半农半×”的生活方式。这个×就是指依个人才能、专业而定的另一半生涯。一方面,盐见直纪对现今各种社会、时代病和文明病感到无奈,决定自行选择另一种生存方式,另一方面,他认为要脱离大量生产、输送、消费与废弃的一次性耗能模式,并觉知 到资源循环或再生使用极其重要。 他反思必须从自己开始改变生活形态。 如同多年前在日本引起巨大回响的退休归农,在此号召下,都市人回归乡野,纷纷寻找自己的桃花源去了。

  白领近年也以归隐山林为乐,尝试起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 有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怀念家乡的农村生活,一到假日就往农家乐跑。尽管那里大多是人工环境,没有那么天然了,但似乎也聊胜于无。

  都市乡村化的最新例证是美国白宫草坪改成了一块菜地, 从此第一家庭会在这块白宫菜 地上像农夫一样耕作,种植有机蔬菜。2009 年 3 月 20 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带领 白宫大厨与小学生在白宫南草坪挥锄动土,正式启动了把白宫草坪变菜地的计划,给第一厨房配备一块菜地,这是自二战以来白宫首次开辟菜地。倡导在都市花园与绿化区种植健康蔬菜的“品尝风景”运动的发起人罗杰·杜瓦隆说,白宫菜园的出现将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为美国乃至全球数百万花园做出表率。在花园、小区绿地、阳台、房顶、路边道旁种植有机蔬菜将成为城市乡村化的一个标志性运动。

  只有乡村生活才是古今中外人类理想中的美好生活,大都市与 CBD 只是人生一个短暂的中转站,美丽乡村是人类共同的最终归宿。东晋陶渊明辞官归去,回到了“三径就荒,松菊尤存”的家乡,过上了“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的乡村生活。

  记者调查:

  归隐田园——城市白领的梦

  最近许多的成都白领纷纷开着私家车去江家堰附近的菜地种菜,在这片3000亩的“江家菜地”种菜可比自己去菜市场买菜贵多了。这些白领们,一年需要花800元来“认种”一分地(约67平方米)。据悉,在江家菜地开始大规模认种租地的第一个周末,驾车前来咨询和租地的市民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开着奔驰宝马的企业家。首批认种菜地就高达152.1亩,认种金达121.69万元。

  每个周末,白领们都要来到自己的“菜园子”耕作,要翻地、播种、浇水、施肥、收割,还要购买种子、农药、农具、肥料,以及在自己无暇照顾菜地的时候聘请当地农民进行“技术性服务”。整套下来,一年要花上几千元。在江家菜地租了二分地的王先生说:“我想彻底回归田园,但是下不了决心。江家菜地正好是个让我体验田园生活的好地方。”

1 2 3 4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