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机会观看由新锐导演韩杰的新片《Hello! 树先生》,“看不懂”可能是听得最多的三个字,近年国产贺岁片以轻喜剧题材料类影片居多,未进影院前,多数观众将思维停留在这是一部喜剧片的期待中,而恰好,这并不是一部喜剧片,而是一部黑色剧,更有人将其称为是一部超现实主义的“重口味”文艺片。

  韩杰导演在接受媒体采访,在被问为什么会想拍这样一部片时,他做出如下回答:“开始有这个想法是在2008年,其实就是看了太多周遭的社会现实,每天网络上充斥的老百姓的呐喊呼吁,身边朋友听来的此类故事,太多了。我本人老家在山西,煤矿开采所带来的一些现实问题也令我感触很深。影片一开头就是“树”躲在一棵枯树上,这样一个意象其实就是想说,当树被连根拔起,它所遭受的那种动荡和生存问题,跟现实中那些村庄的命运是一样的。

  “我知道现在老百姓看电影多数是寻求一种愉悦感,所以很多人是不愿意面对生活的悲哀和参考的,但观众毕竟有成长需要,希望媒体能多加引导吧。”,韩杰的这一句话,这位70后导演所体现出来的正是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内心拷问,韩杰试图通过这样一部反映中国社会底层人物——农民,透过这样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在环境面前的无力和憋屈,挣扎与无奈,最终彻底疯掉的悲剧性结局来唤醒国民早已麻痹的神经。

点击查看原图

  这确实是一部让人看了很不是滋味的影片,甚至是有点“莫名期妙”的影片,如果不是因为主人公阿Q式的神态,孔乙己式的苍凉,堂吉诃德式的疯癫,以及导演记实手法的故事推进,这或许会成为一部励志片,树先生或许在经历重重曲折后摇身一变,成为上层阶层,扬眉吐气,这可以让大部分的观众产生足够的快感,但是,如此这般也将失掉这部影片全部的意义。

  不同的观影角度,将会带来不同的结论。

  电影的前半段,镜头直抵社会生活的最底层,聚焦的都是热点话题,将矿难、拆迁、农村衰败等阴暗面展现的淋漓尽致,王宝强在剧中近乎自毁形象的表演,也让所有现实的苦难在笑声中化解于无形。

  电影的后半段,进入疯癫状态,在主人公经历了种种憋屈,挣扎,无奈后,他无法找到突破命运的出口,他疯了,一个生活在中国底层的人物,或许也只有彻彻底底疯掉以后,才能在自己的幻想中寻回自己的尊严,幸福与快乐。

境头一:失业

  王宝强剧中是一位农民,或许又不是一位农民,因为失去土地的农民,很难再称其为农民。他是一位修车工,“技术活,懂技术的人”,因在做焊接作业时,眼睛受伤而丢掉工作,他的老板——三叔,在支付了他最后几个月的工资后,要回车库的钥匙,树先生失业了,因为工伤而失业。

境头二:刮车

  二猪,他爸是村长,这是当下权利与地位的象征。一位路人——小庄,也可以说是一位穷人,在不小心刮伤了二猪的小轿车后,二猪要他赔三千块,小庄说自己没钱,树先生赶紧解围,二猪一句“你算个啥,没你的事,一边去”,“没钱可以,跪下来,道歉”,穷人与富人、无地位与有地位的碰撞,这一场景似乎每天都在发生。在众人的解围下,最终“肇事者”得以离去。此时的树先生还未曾想到,随后发生的故事里,是轮到他要给这位村长的儿子下跪。

境头三:流氓罪

  树先生的哥哥,因为犯下流氓罪,1986年被父亲吊打误手勒死,这一精神创伤无时不刻萦绕在他的生活中。疯了之后的树先生,能够异常清晰的看到死去的大哥,他或忧心忡忡的看着现实,或热情奔放的唱着过去的充满象征意味的1980年代的歌谣,男女关系暧昧的放荡不羁的形象,则是其哥哥犯有流氓罪的典型特征。著名歌星迟志强也在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严打活动中,因“流氓罪”而入狱——“那时强行搂抱叫猥亵,男女跳舞叫流氓”

境头四:下跪

  好友婚礼上,皆因树先生不小心误踩了二猪“高档鞋”,而直接引发恶果,这位村长的儿子,同时也是一位开矿暴富的公子哥,在被认为有失权威后,开始挑衅,先借敬酒发挥“不给面子”,进而步步紧逼,无奈之下的树先生,只能接受众目睽睽下给这位“好朋友”下跪道歉,“我错了,我给你跪下”,但是眼泪和屈辱也拯救不了他的命运。

境头五:结婚

  树先生相中了盲人按摩店里的聋哑女孩小梅,为了让自己稍显体面,他给自己配了一副眼镜——眼镜是有文化的体现。小梅爱上树先生,我想也是因为树先生懂她,因为树先生善良敏感的心。在新婚前昔,树先生认为最为体面迎亲的“皇冠车”,这最后一根维护尊严的救命草,被本以生活得并不如意的弟弟泡汤。伴随着熊熊列火与弟弟之间激烈的冲突,所有发生的一切彻底击跨了他,他在这天晚上,疯了……在新婚之夜,原始的本能并未发挥,树先生满脑中浮现出来的是因男女行为而犯下“流氓罪”的哥哥被父亲勒死的场景,这种近乎阳痿的表现暗示着一个男人的人格和尊严已经彻底丧失与崩塌。

境头六:疯了

  “活着没意思”,树先生疯了,这也成为影片风格的一个转折。疯了之后的树先生有了“特异功能”,能够预言未来,很快成为远近闻名的神仙,直到此时,他才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尊严:不仅之前飞扬跋扈的二猪上门磕头救助,甚至还作为嘉宾参与了大型煤矿的开矿仪式,小梅不仅开口说话,而且也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们一起牵手走向拆迁安置新房“太阳新城”,奔向美好的生活。这些近乎荒诞的情节背后其实恰恰在印证着这个社会的荒诞。病了的,绝对不仅仅是“树先生”,更包括了这个社会。在这种近乎温情的结局背后,其实是一种人性彻底被吞噬的悲剧。

  别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树先生疯了,我感觉他更像是醉了,他释放了,他解脱了。

  有人说,这部影片是“黑色喜剧”,事实上,自始至终都是一场悲剧。影片在结尾处的场景中,天空突然变成世界末日般刺目的血红色,虽然依然借助了树先生近乎疯狂的臆想,但其所要表达的意图已然不言而喻。

  韩杰的这部影片,近乎用“强迫”的叙事方式带领观众进入反思,因为“看不懂”,所以才会进行思考。中国文化长期以来“文以载道”的传统经验自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灌输的现实教育意义,令超现实主义电影长期缺失于中国电影的历史长河之中,在如此背景下,中华大地上仍然能脱颖而出这般佳作,不禁让人如梦初醒、喜极而泣。

——Jack Liu 2011.11.10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Jack Liu博客,本文地址://www.jack-liu.com/post-105.html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点此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