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Jack Liu,新西兰移民局在2016年10月11日宣布了一系列的收紧政策,这会对走在移民路上或者计划移民的申请人产生深远的响,几天以来网络或媒体上对政策本身的解读和还是比较多的,但对政策出台的背景原因,以及对未来产生的影响,将来的政策又会走向何处,却没有更多的讨论,我将会在本篇博文中进行一番探讨,也会就此次更新的政策对受影响的申请人给出一些建议,希望能帮到在路上的朋友们。

  新西兰的移民政策一直都比较稳定,每次出台的政策也相对比较温和,此次更新的政策相对近年来说是比较大的一次调整。要理解这一系列新政,就不得不先谈一谈外部的大环境的变化以及新西兰本身内在的原因,我们只有了解全局才能较好的把握未来的趋势,相应来调整自己的计划,以免躺着中枪,毕竟我们的青春无价,无法再重头来过一次。

  逆全球化下对各国移民政策的影响

  自二次大战结束以后,无论是主动开放还是被炮火强行轰开,绝大多数国家的锁国壁垒均被解除,一个更加开放的世界呈现在人们面前。随着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生产劳动的恢复,人口的持续增长,人类历史上又迎来了一次相对和平繁荣的时期。上世纪80年代起,亚太经合组织,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WTO世贸组织……等的成立,更是呈现出了生产全球化、贸易全球化、资本全球化的趋势;90年代初,受西方国家和平演变战略影响,引发东欧剧变与苏联解体,使得最后一批国家和地区也迅速实现民主化并入世界主流;而进入千禧年后,互联网的兴起,更是革命性地近一步缩短了世界的距离,加速了这一进程;此后,贸易、投资、技术、人员等超越国界开始加速流动,全球化进入鼎盛时期。

点击查看原图

  全球经济一体化被看成了是维持世界和平的超级稳定剂,“地球村”的概念也呼之欲出,另一种方式的"世界人民大团结"似乎也已经可以展望。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各国以热情友好包容的姿态纷纷大开国门,与世界大潮并轨,移民国家的政策也一直保持宽松状态。

  但有时我们可以通过一滴水窥视整个世界的变化,我们常常通过观察最细微的事物,更能体会这个世界即将发生什么。有一个著名的“麦当劳关系论”,也就是两个开有麦当劳的国家之间不会交恶,因着彼此依存的的贸易关系,开战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小,这一逻辑在全球一体化后被进一步加强。而2016年,各地都兴起一股抵制麦当劳的力量,从首尔到里约,从北京到伊斯兰堡,麦当劳KFC都会成为被袭击的对象,很多人都觉得莫明奇妙,看似都披着爱国者的外衣,而实质则是一次赤裸地反全球化的运动——因为麦当劳与KFC是全球化发展最著名的标志。今年2月4日,奥克兰天空塔下聚集了大量的示威者,他们用梯子凳子沙发等阻断道路,在大街上高举着口号标语来表达心中的不满,一些激动的示威者甚至与警察产生肢体冲突,天空塔会议中心正在进行的则是12国部长正在签署TPP协定,TPP被美称为是全球最大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而TPP也是全球化的产物之一。

   在经济蓬勃发展时期,乐观主义情绪会高涨;而当经济陷入困境时,将会迎来一个捍卫本土价值的时代。

点击查看原图

  自2008年美国次债危机后,全球经济尚未完全复苏就掉入更大的麻烦当中,希腊破产,欧债违约,中国债务泡沫担忧……各国央行开启印钞机不断地稀释债务或继续吹泡泡,并且小心地维护着这个大泡泡。在这样一个脆弱的时期,叙利亚、乌克兰,中东暴发冲突——大量难民涌向欧洲,欧洲张开双臂,却使自己也变成了难民;ISIS恐怖组织兴起——东方支持东伊运,西方四处恐袭,正在祸害全世界;朝鲜危机——美韩正在部署萨德系统为战争做准备,美国绝不会停止毁灭地球上剩余独裁政权的脚步,山姆大叔在吊死萨达姆,整死卡扎菲后,下一个会是谁?欧盟正在解体——英国宣布脱欧,意大利紧跟其后,欧洲将会重新分裂;以美国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兴起——极右翼在一些西方国家纷纷登场,排外情绪不断上升,特朗普公开反对全球化,甚至表示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一座“长城”来阻挡墨西哥移民,特朗普背后早就站满了愤怒的支持者;日本右翼复辟——一边忙着修宪,一边上下同心努力地赶走驻日美军,目的是要干什么路人皆知。

   当危机到来时,各家各户都在赶紧动作,有些忙着丢掉包袱,有些忙着收拾零碎,一些会选择站队,一些会选择隐匿,一些则会选择蝉伏伺机而动,最终只会剩下几个庞然大物留在场上展示肌肉进行较力。

   危机下,一个全球化时代正在渐行渐远,人们开始担忧恐袭,开始保护自己的贸易,开始反对移民;闻到冰山的味道后,一个四分五裂、闭关锁国的时代正在全面到来。

点击查看原图

  就在我写这篇博文时,传来消息,马尔代夫10月13日宣布脱离英联邦,——英联邦拥有16个尊英女王为元首的国家以及其他35个成员国。而下一个脱离英联邦的可能会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一直在强烈呼吁脱离英联邦,一些右翼份子早就将拿掉米字的新国旗设计好了,正在伺机而动。2010年,前澳总理吉拉德就曾公开表态,女王一去世,澳洲就会脱离英联邦,改为共和制政体,如果这一事件提前发生,同为英联邦的加拿大是否会步入后尘,因为在地缘和经济上,加拿大更倚赖美国,而非英国,需要注意的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移民国家。在澳大利亚成功脱离英联邦后,还顶着米字旗的新西兰又该何去何从? 传说中的CANZUK是否能结盟,在英国不可能变成移民国的前提下,Commonwealth Freedom of Movement Organisation真的能实现一国公民变四国公民吗?还只是英国公民变四国公民?

  行文至此,我们已经看到未来巨大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