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隐已成为一种潮流。去年好莱坞大嘴美女朱莉娅·罗伯茨生下一对双胞胎之后,也到新墨西哥的农场归隐了,全然褪去大明星的华彩,安心当一个农庄的女主人和好妈妈。日本越来越多的职场精英也选择告别职场生涯,尝试躬耕乡野的田园生活。其实,即使不看这些报道,我们也能够感觉到,在我们的周围,接近田园成为一种时代的流行。

点击查看原图
植草种树,耕牧读书——北大博士王青松夫妇1989年双双辞去北大教职退隐山林

  越来越多的背包族,打着“进化成驴”的口号,向着东南西北的广阔野外奔去。入藏的铁路修好之后,大量的游客涌入了西藏这片美丽的地方。无法远游的都市人,一到了周末,都会驱车到郊区,去爬山、野炊、体验农家乐。仿佛一定要逃离城市,到乡村里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才可以有勇气继续生活下去一样。

  田园,无论如何,已经成为现代人心灵深处的一个避难所。为什么?其实人类永远是自然的一分子,无论我们怎样建立一个钢筋水泥的城市,把自己与自然隔离开来,也无法否认我们与自然之间纯天然的紧密联系。人就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只有在自然界里,与自然万物之间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人的内心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宁静。

点击查看原图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辞去年薪18万工作归隐山林的北京白领夫妻潘迪纲、周锐

  现代都市人,内心里的浮躁,需要诸多安慰来抚平。而置身大自然中,人们可以体会到安宁、平等、宽容,甚至可以体会到与自然万物的交流和能量置换。这种感觉对于都市人来说,是非常好的减压、疗伤和补充能量的方式。

  归隐,本身是对自然的回归。如果真的能够通过这样的回归,让我们理解到人类的有限性和自然的伟大,让我们真的可以重新与自然和谐相处,重新与自然联结,并且意识到自然环境对我们的重要性,那么它的意义是非常深远的。正是因为我们与自然的隔离,才使我们的环境受到破坏,而环境的破坏走到极致时,也是人类自身的毁灭。

点击查看原图
怎么样都是一辈子——成都大学生夫妻隐居山林垦荒种花(王周建浇灌鲜花)

  有的人选择一年出去一次,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去玩一趟;有的人选择周末的时候到郊区里面体验一次农家乐;有的人选择去农村领养一亩三分地,业余种种田;而有的人则辞掉城市里的工作,到农村里面隐姓埋名做一个专职农夫……其实,这些都是在归隐田园,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就像一个人喝多少水,是由他渴的程度决定的。让所有的白领都去种田,是不可能的。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心境,自己的处境,选择各自合适的方式。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在田园生活中体验一种安宁、平静、与自然共生的感觉。这就够了。

点击查看原图
有山水有电能上网——上海37岁白领裸辞寻找的隐居地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归隐,并不是从工业社会退回到农业社会,反而是社会的一种进步。以前的农民是不得不种地,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很匮乏。而现在白领往往是在物质生活很丰富的情况下,为了追求精神上的超越、丰富和平静而到田园中去的。也许可以理解为他们不满足工业社会对人性的束缚和伤害,而去寻找更高的一种境界的方式。寻求精神的成长和超越,这也是白领回归田园的另外一个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