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维网11月17日报道援引Aucklander 一名第六代新西兰人Des Dunlop在自己的一生中目睹了奥克兰的许多变化,对有一些变化他不确定是否是良性的,对此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这些老人到市里去所见到的景象变成了‘找找看有没有白人’”,现年71岁,居住在奥克兰北岸的Des Dunlop说。“我不想生活在一个我们(白人)是少数群体的文化里。我不愿意看见这个城市中的亚洲人泛滥成灾。”

  他的观点很有争议性,但他并非唯一一个持这种观点的人。Grey Power's Auckland Zone组织共有1万3千名50岁以上的会员,该组织希望限制一些特定国家来的移民,并建议奥克兰市议会举行一个论坛,讨论“进一步限制移民政策”。

  在该组织号召的这一政策中,中国移民被排除在外,理由是中国人与新西兰之间“缺乏文化关联”,从语言、宗教信仰到习俗都与新西兰人不同。Grey Power组织认为中国人对待妇女及死刑的“民族态度与新西兰人不同因而难以和本地人好好融合。”

  在大奥克兰市计划中,2040年之前奥克兰将再接纳70万新居民,其中亚裔将成为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2006年,奥克兰的亚裔人口比例为19%,据估计这一比例将在2021年达到27%。

  该组织已向奥克兰计划提交了意见书,称本地区“民族和文化融合的重大变化”非常不寻常而突然,且“远在正常的文化转变范围之外”。

  在意见书中该组织称:“可以说许多老年人都很担心在他们的社区发生的变化,以及他们已多年熟知的情况发生的变化,而且如果未来大部分奥克兰人都与他们的传统价值、习惯及文化不同的话,我们不确定这将是怎样的未来。”

  Des Dunlop称该组织希望看到一个更平衡的人口构成,并停止“蜂涌而入”奥克兰的任一族裔。

  “我们不想让奥克兰变成下一个新加坡。”

  这名曾任一船运公司执行总裁的老年白人称,老年人发现在过去20年里很难适应移民们带来的人口变化。

  他认为从亚洲国家来的移民对新西兰的文化和价值既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并且更喜欢住在小公寓里。“他们不怕住在狗屋里。他们就是那么长大的,但新西兰人不住贫民窟。”

  他说看到不会说英语的亚裔老年人时就会想到他们如何在这边生活的问题。

  “他们好像都能获得超级金卡并用它坐上公交车。我自从1957年就开始交税,这些人的卡是从哪里来的呢?是谁在为他们付钱,他们又做出了什么贡献呢?”

  Dunlop说自己不怕被人称作种族主义者。“我有权利在任何时间、地点和方式说我想说的话,这就是我成长中被灌输的方式。”


Grey Power's Des Dunlop says Auckland needs to reconsider
its immigration ideas. -Kellie Blizard

[转载来源:天维网]

如果你认为我做的这些对你来说是有价值的,并希望我做得更多,以资鼓励将是对我最大的帮助,点此捐赠